诸天:从小欢喜当爹开始 第752章 尾声(中)

作者:骡子累了 分类:其他类型 更新时间:2024-07-18 22:51:21

零四年,端午节。

陈孝正有些郁闷。

不只是因为郑微,也因为工作上的事。

如果他是**oss助理、欧阳家赘婿,那大家就算对他的孤傲有意见,也照样会奉承他。

但现在呢?他的履历,固然很光鲜。但项目经理已经有自己的班底,哪会轻易重用他?

偏偏他又没有经验,经理让他多干基层,积累一些,根本就挑不出毛病。

事实上,他也不觉得这样的安排有问题,毕竟他也确实参加工作没多久,但总被銱以及被大家暗暗排挤,就让他很不爽了!

他不觉得自己有问题。

有问题的肯定是别人,是銱他的领导,排挤他的同事。

他可是海归、喝过了洋墨水的高端人材……

其实,他的个性太傲,不会和光同尘,平时连喝个酒都特么推三阻四,劝多了还生气;也不参与大家都感兴趣的话题,那有谁还能信他在进步了之后、给大家好处呢?

大家这背井离乡、在外面艰苦奋斗,为的是什么?境界越来越高么?

还不是为了待遇、好处!

得不到好处,谁又愿意跟他打交道?

因此他感到孤独,觉得除了辣个女人,没人懂他。

所以在项目上,在月光皎洁的夜里,他就会想郑微,想起这个令他印象深刻的初恋,想到当时和她交往的点点滴滴,想念她那动人心弦的一颦一笑。

尽管他之前打电话找曾毓打听情况、已经得知郑微对他没有了感情,但他还想亲耳听郑微拒绝自己,如果还有机会的话。

这与原著不同。

原著中,他因进步太快而有了很大底气。

哪怕郑微拒绝了他,他也照样觉得郑微、还喜欢他,想让郑微等他三年。

三年后,他就完成了挡箭牌的任务,能和欧阳婧分手,恢复自由了。

而现在么,他没这个底气让郑微等他。

他是一个现实的人,不会像某些人,明明月薪三千,还嫌人家月入一万的人收入少。

他只会觉得自己给不了对方更好的生活、拖累对方,从而选择主动退出。

五天前,他在某份报纸的经济版面,看到了一则新闻,也就是企鹅集团在港股上市了。

而他虽然也是这个聊天软件的用户,却对企鹅集团的发展没有兴趣。

真正让他感兴趣的是,公开募股之后,依然还持股近21%的主要股东,红岸资本集团。

毕竟他现在也知道,红岸资本是陈某人创立的公司,而郑微是其秘书。

于是,他又查找红岸资本的相关资料。

这年头,尽管互联网经济越趋火热,但消息传播,依然没后世发达。

好在红岸资本作为新兴的资本集团,在圈内颇受关注,接受过采访。

终于,他在刚上线不久的企鹅官网上,找到了红岸执行副董郑微女士、所接受的采访报告。

郑女士指出,尽管目前受到一些影响,企鹅的股价被大家严重地低估。但长期来看,企鹅的上升趋势不但不会减缓,反而会加速发展。

郑女士强调,红岸的经营理念就是价值投资,绝对不会因为股价一时的波动,而短视地作出任何减持的计划。

郑女士表示,企鹅是红岸最重要的资产之一,红岸会一如既往支持企鹅成长。

郑女士……

优秀得如此耀眼,让陈孝正难以如以前那样直视。

而林静这边,在得知郑微的实际情况后,也有些难以想象。

在爹味重如他的心里,就算已经有七年没见过面,郑微依然是那个不成熟的妹妹,根本没法将她跟郑董联系起来。

可惜,他怎么想并不重要。

可爱的郑女士,绝不会因为他的想法,就活成他需要的那副模样。

港岛,浅水湾道别墅。

池边的躺椅上,快两周岁的赵玉谦、很想玩水,却被老妈王小琴紧紧抱在怀里,不许这小东西乱来。

而已满一周岁的赵玉淑则人如其名,是个小淑女,正安静地在妈妈郑微怀里睡觉,小模样可爱极了。

至于还差一个月就三周岁的赵玉慧、赵玉明,并不在老妈阮莞身边。

他们姐弟俩,此时套了个充气泳圈,抱着陈涛肚子,脚下不断踩水,推着这老爹在泳池内漂来飘去。

阮莞看了几眼,忍不住小声吐槽道:“我还是觉得,世永有些不靠谱,哪个当爸爸的心会像他这么大?孩子才三岁,有必要学游泳么?五岁也不迟!”

郑微、王小琴闻言,都深有同感。

但也都承认,陈涛花了很多时间陪孩子们玩,也花了很多心思教育他们,绝对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父亲。

至于算不算好老公,家里养了三个,外面可能还有,肯定不能算啦!

次日。

在之江出差的林静,特意去华星大厦转了一圈,自然不可能遇到郑微。

但是见到了傅姐姐。

傅姐姐在今年一月,生了一个可爱的女儿,达成了的儿女双全的成就。

今天有空,她就来红岸驻之办这边坐会儿,和楼下的阿巴公司接洽。

没想到,竟然遇见了郑微的老情人。

她挺感兴趣,想跟这个林静聊一聊,于是就让秘书拿了一瓶水给他,雍容道:

“林先生,我以前也曾听微微说过、有你这么一个青梅竹马的哥哥。所以你想问什么,就直接问吧!”

她乃是人间富贵花,尽管已经38岁,但是在陈涛外挂的附带强化下,依然端丽优雅,美貌一如往昔,令人一见之下,心底忍不住涌现出惊艳的感觉。

林静移开目光,问道:

“傅总,我想知道,微微她现在、究竟有没有男友?”

从去年九月份至今,已经快十个月了。

在这段时间内,他给郑微打了约有五十个电话,但郑微接了不到五个,聊天时间加起来不到二十分钟。

郑微告诉他,自己已经有了一个男友,不愿意再跟他谈感情上面的事。

林静自然不相信。他向郑微发出邀请、请她和她的男友到金陵来做客。

郑微不能带陈涛赴宴,也不想随便找个男人当挡箭牌,于是她就以工作繁忙作为借口,继续拒绝林静。

这下,林静更不信了。

故此,他才会问傅姐姐这个问题。

傅姐姐摇了摇头:“微微有没有男友,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对你还有没有感情。既然你找了过来,那你必然是对微微还有些想法。但可惜的是,她再也不是以前的那个微微了。”

林静沉声道:“如果她没有男友,我就有理由相信,她还爱着我。这十多年的情感,不是说割舍、就能轻易割舍的。”

傅姐姐莞尔一笑:“那我就不明白了,既然这份感情是如此难以割舍,当初你为什么轻易地不告而别?”

话说到这里,傅姐姐便没有继续说下去。她觉得,不管林静嘴上有多么在意郑微,但从表现看,他完全是没有把郑微放在心上。

七年啊!

哪怕从回国算起,到他打的起一个电话,也有三年啦!

这三年时间,他何至于一个电话都没有?

谁会觉得一个好几年都不搭理自己的人、会喜欢自己?

林静无言以对,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后,才说道:

“傅总,无论如何,我都想见一下微微,给我们那些年的感情做个了断。请您帮忙。”

傅姐姐嗯了一声,“谈不上帮忙。下个月五号微微有个投资会议,要来之江,如果你想见她的话,就过来吧!”

“谢谢!”

林静道了声谢,随后便起身告辞。

而傅姐姐安如泰山,并没有送他。

如果来人是赵父,那么她才会看在对方是“公公”或者是进了一步的级别,礼送他至楼下。

至于林静,还是先努力追求进步吧!

下午。

傅姐姐联系陈涛,先说了一下女儿这两天的情况,然后才说了林静过来找她的事。

晚上。

吃完晚饭之后,几个孩子在房里玩耍。

而陈涛和三个女人,在客厅边看电视节目、边聊天。

当他把林静遇到傅姐姐的事说出来后,郑微还没说话,王小琴就笑道:

“微微,难得你的静哥哥还惦记你,你就发发善心,自此从了他吧!”

陈涛一听这话,当即把这丫头搂进自己的怀里,使劲搓着她的脸,故作气恼道:

“好个臭妹妹!只知道吃喝玩乐、不务正业也就算了,竟然还想给哥哥头上戴绿帽子?不许躲开,我必须好好教育你!”

王小琴还穿着裙子,因此硬气道:“你有什么本事,尽管使出来呀!如果你不能让我明年生个女儿,那你就没本事!”

阮莞儿女双全,那她自然也想要儿女双全,否则岂不是输给了这个情敌么?

她才不要输呢!

陈涛哈哈一笑:“照你这么说的话,你想要女儿,也得看你有没有本事收拾我喽?”

“收拾你,小菜一碟!”

王小琴输人不输阵,自信满满地表示之后,便在阮莞和郑微两人的注视下,一口咬在了陈涛的下巴上……

阮莞关心道:“微微,你见不见他?”

郑微态度坚决道:“既然他想见我,跟我做个了断;我当然要赴约,当面说个明白,省得纠缠不清。”

说完,拿眼去瞧陈涛。

陈涛眨了眨眼,“我也想见见林静,到时候,我就给你当拎包小弟,好不好?”

郑微扑哧笑道:“我不要你当小弟,但我想要小琴当我的拎包小妹。”

王小琴搂着陈涛脖子,饶有兴趣道:

“好,我同意了!林静也许认识我的渣男giegie,但不可能认识一向很低调的我,我来当拎包小妹,最合适不过。”

陈涛拍了她一掌,“还好意思说呢!你每年都拿着千万以上的年薪,却懒得去公司,还把该由你负责的工作给我做,真是没有良心,不懂心疼老公!”

王小琴又咬他了一口,醋意大发道:

“老公?我哪里来的什么老公啊?你先跟阮阮离婚,然后再娶我,给我办一场婚礼,我才有老公!”

阮莞听了这话,并不介意。

因为她的丈夫,绝不会弃她而去。

她也不用素手裂婚纱,给小琴这败犬一记九阴白骨爪。

甚至王小琴越是吃醋,她就越是愉悦。

果然,陈涛拒绝道:“婚礼肯定没有,婚纱随便换。”

王小琴也不恼,愈发地痴缠了起来:

“真是变态,没有人会比你更变态了!那晚竟然让我们都换上了婚纱、你怎么想到的?一定是跟阮阮早恋被她带坏了!”

阮莞向来温润如水,这会儿却笑道:

“没错,你哥哥当初就是我教的呢!”

郑微笑道:“阮阮为什么会懂那些?自然是因为我分享了资料给她!所以说,我也是有一份功劳滴!”

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王小琴闻言,像个戏精一样扑进了陈涛怀里,呜咽着说道:

“哥哥~她们欺负我,快抱我回房,抚慰我受伤的心。”

陈涛从善如流。

阮莞、郑微对视一眼,并没有跟上去,时间还早着呢!

七月四日。

陈涛、郑微以及拎包小妹王小琴三人,一起回到了之江。

傅姐姐没有跑路,还大大方方地展示了、她和不知道哪个男人生的女儿,傅文竹。

尽管这个小可爱,一见陈涛就欢喜不已,但既然傅姐姐说了不是这家伙,王小琴等人也不好再深究……

况且,傅姐姐十岁的儿子一见到陈涛,也很欢喜,难道这小家伙也是陈涛的种么?

显然不可能。

所以,这小可爱就是傅姐姐说的那样,是她于去年某晚喝多了犯的错。

五日上午,在阿巴公司开完投资会议,陈涛一行人回傅姐姐家吃午饭。

吃完之后,郑微和王小琴回到了她自己的、傅姐姐已经提前收拾好的别墅,按照惯例午休。

三个小时后,林静会过来。

而陈涛这边,由于他懒得去见林静,那自然就可以陪着他的傅姐姐,以及女儿文竹。

这名字是傅姐姐娶的,还好不是筱竹,不然就很怪了。

下午四点半。

林静提前一刻钟,来到了郑家别墅,见到了仿佛只有二十岁的郑微。

郑微也见到了三十一岁的邻家哥哥。

多年不见,一时之间,相顾无言。

拎包小妹王小琴,递了一瓶水给林静,随后坐在一旁,进入看戏状态。

而郑微对此毫无意见。

林静见状,心中长叹。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