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春华 第二十三章 鲜国长公主

作者:一两春风穿堂 分类:科幻灵异 更新时间:2024-02-21 01:58:40

鲜国来使的队伍进入大渊边城之时,淮南便有传言,鲜国此番送来了一位公主,因此和亲的传言便闹得沸沸扬扬。东宫正妃与侧妃的位置皆悬空,而皇帝正值壮年,后宫也再无所出,为了子嗣着想,将鲜国公主安排进皇帝后宫似乎也并无不可。尤其前朝多次提扩充后宫之事,都被厉帝轻轻落下。

鲜国人貌美,自打使臣的队伍进入大渊之后,便有各种各样的公主画像流通于世,阿宁今日打集市过便见过五六张不同的画像,画像之上的女子眉目纤弱,一眼便知并非鲜国人,也不知这些画商究竟照着谁的模子画出来的,这般不走心。

阿宁走过街角一个小摊铺,目光却定在了其中一张画像之上,画像之上的男子眉目高挺,五官浓烈,虽着的是大渊的服饰,却显得服饰略有些宽大。

阿宁停了下来,问那摊主打听,却得知这人是专为路过的人画像,而这副是昨日里画的。那摊主以为阿宁有兴趣,得知她不买时又摆了摆手撵人走。

阿宁临走又看了一眼那画像,若她瞧得没错,那应该是鲜国长公主阿兰朵。阿宁曾经在鲜国见过这位公主,她不似王家其它女儿娇柔,对军队、国事了若执掌,只可惜是个女儿身,鲜国国主并不允许她参与国政。

如今鲜国使臣的队伍应该还未到安城,阿兰朵乔装私自进城不知道是为了哪般?

阿宁正抬头,却忽然看到两人的身影躲过街边的摊位,看样子是在跟着她。她眉目几不可闻地皱了皱,又抬头看了看四周,这个位置距离安城商会较近,于是她未做停留快步朝商会走去。

自从安城商会逐渐走上正轨之后,为了方便南来北往的人议事,商会在城中专门置办了一处楼阁,阿宁快步走入商会,阁楼门口的侍卫识得阿宁,几分熟捻地告诉她桑子城如今正在三楼,阿宁便直接往三楼而去。

阿宁到的时候,桑子城正在与人商谈货物西进的事,因他做事踏实且在安城世家中有些人脉,因此得到齐氏的举荐,顺利入职了安城商会。见到阿宁来,嗓子成有些意外,见女儿脸色不对,桑子城沉了沉目光,问起具体原由,而后让商会的侍卫按照阿宁指的方向去查看,最后却一无所获。

桑子城并未怀疑这是阿宁疑神疑鬼的错觉,而是问道:“近日可有得罪什么人?”

阿宁细细想来,自她放手庆同之事后,日子倒是过得很本分。正要摇头,却忽而想起了顾繁春之事,她微微蹙眉,难道是因为她坏了苏瓷的计划?很快她便否定了这个想法,毕竟这不是苏瓷的作风。

见阿宁想不起什么,桑子城便让人护送她回了桑宅。

原本阿宁以为这个插曲便就这般过了,却不曾想,次日清晨,门房的人来报,有人要找阿宁。彼时阿宁刚睡醒不久,阿喜简单为她妆扮过后便往侧院去了。这几日,天气炎热了起来,从阿宁院中往侧院的步道被阳光照的让人几乎难以睁眼,阿宁便索性抓着阿喜,让她带路,自己则闭目养神。

阿喜笑她如今是越发懒散,阿宁倒也不在意。自从桑子城当家之后,余氏忙于官府之事,而桑老夫人成日里便在自己的院子里也不怎么出门,就连晨昏定省都免了,阿宁的日子自然舒坦了不少。

她就这样被阿喜签到了侧院,“咦”,阿喜小声惊呼,阿宁微微睁眼便见远处的堂内,一男子端坐堂上,他着的是商贾的青衫,却又带上了正式的玉冠,看着有些不太协调。这副妆扮阿宁倒是见过,昨日里在市集上的那副画像正是这样的妆扮。

“阿兰朵。”近日她以微服出访,阿宁自然省得,未唤其尊称。

那人听闻有人唤自己,蹙而转头便见到阿宁,她欢喜地从座椅上跳了起来,急匆匆跑了出来。阿喜是第一次见鲜国的人,眉目深邃、鼻梁高挺,着实是好看得紧,这是与大渊女子所不同的好看。

“宁老板!”阿兰朵一出口阿喜便愣在了那,原来这人竟然是女子。

“阿喜,备茶。”

将愣在那的阿喜唤走,阿宁方才与阿兰朵一同走进了堂内,如今的日头毒,她可不愿与人在烈日下叙旧。

从前庆同商道开辟西南路的时候阿宁便到过鲜国,彼时便见过阿兰朵,那时候阿兰朵对庆同十分感兴趣,但由于鲜国彼时正在内乱,而且相较于西南十一部,鲜国还在更西方的位置,大渊的兵马犹不能及,行商的环境并不稳定,风险太大,最终阿宁选择放弃鲜国。彼时,阿兰朵便对此事十分遗憾,也曾三次找阿宁商谈,希望劝说她改变主意,但终究还是没能改变阿宁的想法,所以这一次鲜国正式出使,阿兰朵亲自前来,便是想与阿宁重新商讨此事。

“萧将军的军师说你在安城,所以我便提前来了安城,但是我问了好多人,都不知道上宁,所以才雇了人按照画像去寻你。”

顾繁春是知晓阿宁在安城的,这个军师说得便是他。此时阿宁想起了昨日跟着自己的那两人,复又问阿兰朵,是否是昨日才得知自己的消息,得到肯定的答案后,阿宁便能断定昨日跟着自己的人应当是阿兰朵派去寻找自己的人。

“不知你此番来找我究竟所谓何事?”

闻此,阿兰朵正了正身子,道:“来谈我们两年前未能谈完的事。”

阿宁大概也猜到了七八分,她摇了摇头,道:“如今我已经不是庆同的东家,此事你找我谈是找错人了。”

“什么意思?”

阿兰朵的中州话不是那么灵,阿宁只当她是没听懂,所以又说了一遍,“如今我已经不管庆同的事了,这件事你与我谈了也无益。”

“可是西南十一部的人只认上宁,他们认的是你。”阿兰朵正色道,“此前我去过赫伦部了解庆同到达鲜国的事,他们的阿赫利表示此事需要上宁同意。”

阿赫利便是赫伦部的族长,而庆同若要到鲜国则必会通过赫伦部。

庆同商道纵穿南北,其中唯有西南是阿宁亲自一点一点打开的,彼时西南十一部因为各自为政,又相互并不信任,要将商道铺出去并不容易,因此也是阿宁一个一个劝服,这也是为何西南十一部的人会只认上宁,因为在他们眼中上宁就是庆同,他们信任上宁,所以信任庆同。

见阿宁并不为自己的话所动,阿兰朵继续道:“此番来大渊,父王是希望大渊的君主能够派兵替鲜国镇内乱,但我知道,一旦大渊的兵进了鲜国,我们从此便与大渊的属国无异了……”

阿兰朵说得很对,鲜国如今国力并不强盛,但北方却有大成国虎视眈眈,它处于大渊与其余诸大国之间的缓冲地带,没人愿意他们消失,也没人愿意他们好过。此番虽然有萧盛定了西南边陲的格局,可让大渊的军队顺利通过十一部去往鲜国,但鲜国本与大渊就隔了一个大漠,与那些与大渊比邻的小国不同,不具备从属的必然性。但若是鲜国此举被大成认定为投靠大渊,或者成为大渊的属国,大成虽不太会直接攻打鲜国,却可能从各方面设下诸多限制,毕竟鲜果如今许多货物都是从大成购入。

“父王不愿成为任何国家的附属,所以才会选择请大渊出兵。”

鲜果与大渊在地理上的距离便注定了大渊无法对其完全掌控,而这便是鲜国的绝对优势。

“王兄他们也是,眼下他们无暇关心民生之事,他们现在只想快点平定国内,其它的事现在他们照顾不到,所以我想,在大成有所动作之前,若能让庆同拓展到鲜国,那么我们便可以从东边引进货物,不用受大成的限制。”

阿兰朵低敛着眉目,回想起自己在贫民区看到的景象,因为临近叛乱的战区,那里的孩子衣不蔽体,就连吃食都因为通道阻断而无法送进去,很多人被活活饿死。鲜国曾经也是因为鲜甜的果蔬而闻名的地方,如今却是饿殍遍地,哪里还见从前的繁盛。

“父亲他们如今无暇顾及的,便由我来做,所以我才会私下来找你。”

阿宁看着阿兰朵微蹙的眉眼,也明白今日她所作都是为了自己的国家和人民,但如今庆同的事已由不得她插手,也并非是她说了算,况且,鲜国在大漠的彼岸,与十一部不同,中州诸国对于那里算是鞭长莫及,没有一个稳定的通道,庆同也不会冒这个险。此番即便鲜国可以说服厉帝出兵,但商队要穿越沙漠本身便十分困难。

念及此,阿宁忽然想到了萧盛,道:“此次为何你会与萧盛一同进京?”

“其实我们的队伍是到了兹坛部的时候才遇到萧盛,他主动提出护送,十一部的人对他赞不绝口,我也认为有他护送一路能安全些,所以便答应了。”

阿宁对萧盛整个人倒还是了解,无利不起早的性子,此行必有所图。

阿宁正色道:“阿兰朵,即便没有我,庆同也会基于当前的形势做出最有利的选择,所以你现在要做的并不是与我较劲,而是将商道抵达鲜国的所有条件准备好,庆同归根究底是商,商者图利,有利可图便根本无需你来劝说。”

闻此,阿兰朵的神情却并未轻松多少,她自知鲜国如今与大渊可谈的条件不多,要将庆同所需要的条件全部备齐十分困难。

见阿兰朵焦愁的模样,阿宁将阿喜呈上来的茶水递给了阿兰朵,缓声道:“不知道该怎么做的时候便什么都不要做,等等看对方会出什么招再定也不迟。”

阿兰朵一把抓住阿宁递茶过来的手,道:“如今你不是庆同的人?”

阿宁点了点头。

“也并非大渊的官商?”

阿宁又点了点头。

“那我可能雇佣你陪我上京一趟?”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