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历五年十一月,两浙路转运使杜杞得到了赵骏的回信,便按照他的吩咐,开始与地主们进行沟通。

但显然效果不是很理想,地主们并不接受朝廷的建议。

杜杞刚开始还算是有耐心,将带头的十多名大地主请在杭州延定坊东的春风楼,亲自和他们详谈。

然而这些地主表面上对杜杞恭恭敬敬,可一说起朝廷的政策就吱吱唔唔,推三阻四。只是各种说自然是支持朝廷,却又希望朝廷缓缓,以后再说。

这种事情谈了几次,眼看没有下文,杜杞便失去了耐心。

没有继续跟他们商量,自己下乡去,前往各州县,视察乡野,丈量土地,严厉督促地方官员推行朝廷摊丁入亩的政策。

其实很多地方官员对这件事也有抵触,主要原因在于这件事情本来就是吃力不讨好。

虽然这些年朝廷已经在想办法削弱这些大地主的影响力,比如给吏员发工资,给吏员上升通道,严查地方官员的贪腐行为,打击官商勾结等等。

可一来赵骏只是打击官员**,并没有打击这些大地主以及全国那么多地方吏员。

他们在地方上经营那么多年,关系盘根错节,并不是说一朝一夕就能解决。

朱元璋杀那么多贪官,可他在世的时候贪官就一直是屡禁不绝,死后更是层出不穷。

即便赵骏这些年依旧严打,还出台了多项监督办法,但正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如今贪官们不仅贪污手段更隐蔽,连朝廷派下去的监管都有可能受到腐蚀。

如庆历五年这一年的时间里,朝廷查处的地方御史、皇城司、州府、路台等多项监管单位官员、副职官员多达86人。

这还是查出来的,没查出来的还不知道多少。

所以很多地方面对朝廷摊丁入亩的新政,上个到州府官员,下到县衙官吏,其实多多少少都有些不愿意。

不过再怎么不乐意,政制院正盯着这件事情,压力给到了各路转运使、按察使等四司。

路一级的官员也不敢怠慢,在本路持续推行政策,又迫使州衙和县衙履行义务,严厉督促下面今年缴纳秋税的事情。

就这样从六月份传达下去的政令,基本上到十一月秋税缴纳上来的时候,算是圆满完成了任务。

到十二月,已近年关,就是一年当中最繁忙之时。

目前朝廷统计数据是要求各部门把去年十二个月的数据要在来年二月份之前完成。

但官员们要回家过年,春节时期除了过年长假以外,还有元宵节长假。

一月份长达大半个月的休假时间里,根本不可能上班解决。

这样就迫使所有的部门必须要在十一月和十二月这两个月内把去年一月到十月份的数据统计完,等到来年再算上去年十一月和十二月。

所以最近包括政制院在内,都在忙碌着数据的事情。

十二月十四日,天色越来越寒冷,汴梁也下起了风雪。但风雪仅仅只下了三天,到第四天的时候就开晴,雪很快就化去。

城外的山岭郁郁葱葱,虽然有些光秃秃的落叶树煞风景,可常青树的存在亦让世间不至于充满了枯寂。

赵骏上午去了一趟统计部,要求统计部部长吴育从明年开始,又新增一些数据统计。

除了人口、出生率、死亡率、经济、就业、教育、卫生、文化等原来要求的数据以外,还要新增钢铁产量、纺织品产量、粮食总产量等数据要求。

很多时候,数据治国不一定对,但数据一定是治理国家的一個重要衡量手段。

而数据又很容易造假,吴育这个人性格比较刚直,眼里揉不得沙子,干了好几年统计部部长了,也确实做得不错,让人放心。

回到政制院后,就又得检查起上个月的数据报告。

下午崇政殿常例会议。

赵祯现在越来越少玩电脑,主要是电脑损耗的问题。

虽然笔记本只要不玩大型3A游戏,损耗不会太大,但CPU硅脂是个大问题,大宋可产不出硅脂来。

所以为了笔记本的安全着想,除非是必要的情况下,否则能少用还是尽量少用。

今日赵祯上午在书房看昨天政制院处理好的劄子,提了一些自己的意见,证明一下自己的存在感,下午就要对事情进行商讨。

屋内也改了煤炉铁桌,上面用棉布包了一层,众人围着大铁桌子把脚踩在暖烘烘的踏板上,近距离展开工作。

“陛下,这是上个月的数据报告,十一月份自新政实施以来,下半年的农业税就暴涨,达到了两千七百四十三万贯,较去年增长了足足40%。”

吕夷简摸了摸老花镜,自从赵祯发明高纯度玻璃之后,随着天然碱的应用,朝廷也开了一个小型玻璃厂。

主要是生产玻璃制品,比如放大镜、眼镜、望远镜等等,专供权贵使用。

没办法。

高纯度玻璃需要苏打,可没人合成苏打,只有自然界的天然苏打用,自然没办法大规模产出透明玻璃。

至于水晶,自然界没有一丝杂质的高纯度水晶是非常少的,也不能满足需求。

所以现在就暂时这样,等以后合成碱问世才能普及。

不过少量玻璃出现,自然也就够赵骏大展拳脚,利用初中物理知识,很容易就能发明出这些东西。

倒是让吕夷简、王曾、李迪、张士逊这些眼睛不好的老头沾光。

此刻吕夷简继续汇报道:“这样算的话,加上上半年的夏税,今年的农业税已经能够达到差不多四千万贯。商税、征榷和外贸税还没统计上来,但根据往年推算,今年的税收应该能超过一亿贯了。”

“大孙,这不算是剥削百姓吧。”

赵祯看向赵骏。

赵骏笑道:“生产力提升上来,税收慢慢跟上来也是正常的事情,这说明咱们做大了蛋糕,不再像以前那样,对百姓刮地三尺,导致只有财政收入好看,民间却是一塌糊涂。”

“这就好,这就好。”

赵祯放下心来,笑着对大家说道:“朕一直担心新政会损害百姓利益,如此朕便安心了。”

“现在大家就明白做大蛋糕的好处了吧。”

赵骏环顾众人。

“可是朕还是觉得好慢。”

赵祯叹息了一声道:“朕好希望不久之后,就有火车、飞机、轮船乃至高铁、手机、电脑。”

“慢慢来吧。”

赵骏安抚了一句。

从景祐三年开始,到如今马上庆历六年,已经刚好满十年。

十年对于一个国家的改革进程毋庸置疑,变化是巨大的。

后世我国从90年代到2020年,三个十年,就是改天换地般的不同。

但赵骏还是对现状不是很满意,因为除了生产力有所提升以外,工业变革也仅仅只是个起步。

想要达到后世那样的丰功伟业,怕是至少还得十个十年,甚至二十个十年也说不定。

不过不管怎么样,从一无所有的农业社会,到什么都有的工业社会,最重要的就是打好基础。

后世我们有这样的成就,其实离不开全世界已经有过几轮工业革命,可以摸着前人经验过河,迅速成长起来。

可在大宋不行,他必须要一步一步,完成从无到有的过程,这显然是一条极为艰难的道路。

“除了今年的税收以外,从六月份开始,摊丁入亩新统计的人数大部分地区也汇报了上来,除了广西、广州、福建等偏远地区以外。”

吕夷简继续道:“摊丁入亩前,于庆历二年的人口普查,大宋的人口为1219万户,人口71926493人。而新政之后,除去三地之外,增加了173万户,935万人,如今大宋总人口突破到八千万了。”

“这是个好消息啊。”

赵骏说道:“看今年这形势,明年总人口统计上来,8000多万人绰绰有余。摊丁入亩之后,老百姓会放心大胆地生孩子,未来十年内突破一亿人应该是没问题的,而接下来从庆历六年之后的十年,将进入大宋的高速发展时期,正需要庞大的人口。”

“嗯。”

赵祯微微点头,随后问道:“大孙,朕之前看一篇里,说是工业化之后,往往需要倾销产地。带嘤就是四处开发殖民地,往殖民地倾销谋取暴利,我们就算是进入工业时代,有殖民地吗?”

赵骏笑道:“带嘤小国寡民很容易市场饱和,自然只能对外扩张。大宋人口多地盘大,而且未来吞并西夏、辽国、大理、安南等周边国家会提上日程,完全可以先进行内循环,让大宋的老百姓日子变得更好。”

“那原材料怎么办?”

“周边国家不是有吗?而且还可以从海上丝绸之路买,有了轮船怕什么?”

“这倒也是。”

“等咱们国家的市场饱和还遥遥无期呢,这太长远了,现在要做的就是先从国外大量引进原材料,反正这个时代的国家估计也不懂贸易壁垒和关税的东西,给点好处就能卖了。”

“那咱们看一下组数据报告。”

赵祯说道。

吕夷简就继续汇报。

现在大宋蒸蒸日上,蛋糕做大之后,不能保证每个百姓都丰衣足食,但至少大部分百姓还是生活得更好。

数据显示,今年也不过才统计了一到十月份的大部分数据,但国内生产总值就已经超过了去年,达到了33亿贯,增长达到了9%,全年增长突破12%应该没什么问题。

当然。

现在生产总值每年暴增是靠着从几年前就大幅度推广红薯、土豆、玉米等高产农作物,再加上大幅度降低农税,大量开垦新的土地所值,这让百姓生产的积极性提高了很多。

而且这样的增长速度估计还会持续好几年,可这毕竟是农业生产力在爆发。如果工业没有提上来,还是无法改变农业看天吃饭的本质。

所以目前赵骏的意思很简单,趁着农业势头猛,先用农业补贴工业,把工业生产力提上来再说。

而除了生产总值以外,其它数据也变化很大。

军事上大幅度裁员,大宋如今只保持了六十多万的常备军,从今年开始也在慢慢训练新的火器队伍,按照赵骏的话,明年开始要将六十多万常备军替换成一半是冷兵器,一半是火器。

三年之内,全军都要以热武器为主,冷兵器虽然还保留,但也仅仅只是腰间配上一把环首直刀就足以,以此让整个大宋的军队战斗力更上一层楼。

经济上工商部汇报,注册的公司越来越多,光汴梁几个工商局注册了三万多家,而注册店铺的也是比比皆是,在庆历二年较为宽松的商业政策下,商业繁荣程度与日俱增。

其它教育、文化、科技也有所提升,像科技那边,化学院和物理学院每天都有新的突破,特别是化学院,朝廷的玻璃厂优先供应给他们设备,有了设备之后,各种元素的提取也方便许多。

综合种种,目前大宋的整体形势虽然提升得不多,谈不上第一次工业革命水准,但也已经迈开了坚实的步子,预计下一个十年,将正式迈入工业化。

“各项数据增长都很喜人啊。”

赵祯听完报告,非常高兴,今年这一年的增长比去年多了太多,而明年又会增加,年年暴涨,年年提升,大宋的未来指日可待矣。

“看现在这个数据确实提升不菲,我有一个想法。”

赵骏摸着下巴说道。

“什么想法?”

“我觉得可以发行国债了。”

“现在就开始发行吗?”

“嗯,为了明年做准备,不过为了稳妥起见,还是不对普通百姓发国债,只给大地主们发。”

“大地主们?”

众人一头雾水,现在全国的大地主都在抵制摊丁入亩呢,人家会愿意?

“这也是给他们一条新活路嘛。”

赵骏笑道:“他们不愿意接受高额税收,不愿意卖地投资工业,可以投资国债啊,稳定给他们利息,虽然利息不高,可胜在安稳,也能弥补一部分税收的亏空。”

“唔。”

众人顿时就明白了。

这是打一棍子给个枣,而且还能让国库更有钱,属于双赢的办法。

“除此之外,得想办法让商业更加活跃。”

赵骏想了想道:“这样,取消交子务存款保管费,从明年开始,存钱就不用再给银行钱了。”

“那银行怎么盈利?靠后世那样放贷?可大宋目前国家还没有房贷的打算,这不管是从监管还是从操作上都比较有困难吧。”

赵祯提出异议。

赵骏笑道:“不是有国债吗?由交子务承办吧。买的国债有部分作为交子务运营经费,等在交子务存钱的越来越多,将来也国家也该放贷了。比如农业贷款、商业贷款,这样也能压下民间高额的利息。”

国家放贷是必须要做的事情,王安石变法的本质就是国家放贷。

这样由于国家的利息低,百姓自然愿意找朝廷贷款,不再像以前那样被地主富户以极高的利率剥削。

所以不管是国债还是放贷虽然都有一定问题,如监管、贪腐、烂账之类,但这些于整个国家的金融体系良好运作相比,利是远远大于弊的。

不然后世全世界的国家银行也不至于都有放贷业务,这必然是一个进步的过程。

“嗯。”

赵祯见赵骏态度坚决,便也没反对道:“好,那就听大孙的,反正王安石变法也是这样,现在吏治搞好了,应该也不会出他那样的岔子。”

“那好,明年将又正式继续扩大发展规模,我务必要让大家在明年年底,或者后年的时候,见到火车的运行!”

赵骏打下了包票,亦是让在场诸多宰相们动容。

他们。

真的想死前看一看这从未见过的盛世啊!

(本章完)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