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府宠妾 第四十章 重阳入宫

作者:错钦 分类:其他类型 更新时间:2024-07-10 22:16:37

“夫人,今日这粥可和您的心意?”

“自然,你做的,总比旁人更像我母妃几分。”

归荑做粥,从来不图好吃,只须做下来和王妃相似,符绾雁自然高兴。

提起王妃,符绾雁心情沉重几分。

她送刘嬷嬷回去,惹了王妃不悦。

在怀中这件事上,王妃和刘嬷嬷是一样的想法。

“你说,当真是我错了吗?”

归荑摇摇头安慰道:“夫人没错,只是您的委屈他们从未遇见过,自然也就不能真切感受。”

符绾雁抚了抚归荑的手,怀中这事儿她能说的人本就不多,这般认同她、理解她的,只有归荑一人。

凭什么!

同为夫妻,凭什么他林知熠便可以有那么多妻妾,她要一个怀中都不行!

越想越委屈,符绾雁又跟归荑抱怨了许久。

“对了,我过几日要进宫一趟,约是要住上三两天,这府中,我便交给你了!”

进宫!

此话一出,归荑的神经瞬间紧绷,脑子里只剩下两个字,阿姐!阿姐!

可符绾雁就在面前,归荑只得强壮镇定道:“可是王爷近日官途顺遂,您跟着进宫受封?”

符绾雁摆摆手道:“不过马上就是重阳节了,我自出嫁,便再未见过皇祖母,宫中递了信出来,说很是想念我。”

“我想着,重阳节正是尽孝道的时候,便打算进宫陪伴皇祖母几日。”

归荑哪里在乎她是为什么要进宫的,只知道这样的好机会,若是错过了,不知何时才能再有。

眼看着铺垫的差不多了,归荑起身端正跪下道:“夫人,您这次入宫,带上奴婢一起吧!”

闻言,符绾雁很是怔愣,她实在想不明白,归荑入宫是要做什么。

“你身子笨重,还是少走动的好,再说你进宫有何用?”

太医她都给请来了,日日诊脉从来不落。

“奴婢进宫,是为了看一旧友。”

符绾雁来了性质道:“哦?宫里的?”

归荑颔首道:“是。”

“早年见,奴婢还未进府时有一姐妹,后来二人各奔东西,她也被选入宫做了宫女。”

“奴婢和她曾有约定,无论谁有了孩子,总要去让另一个人瞧瞧。”

“如今她在宫内实在不便,奴婢又并非随时可以入宫,便想趁着这次去一趟。”

符绾雁反问道:“你们关系如此之好?”

归荑轻点了点头,符绾雁性质上来问个没完,归荑只得将自己与姐姐的故事告诉符绾雁。

这些日子,世子和符绾雁都对她太好,好到时不时她也会想不起家恨。

不行!她还没有报仇!

“奴婢曾有幸跟着王妃进宫过一次,眼瞧着她过的并不好。”

说到这里,归荑一脸狡黠道:“奴婢想,奴婢如今有夫人器重,腹中又有世子的孩子,想来是可以为她撑腰的!”

说到这里,符绾雁的眼神终于有了变化。

这就是了,鬼扯什么情啊诺啊,还不是想要借此为姐妹诚邀亦或是炫耀一番。

归荑难得有这样的小心思,符绾雁也乐得成全。

“成,且回去收拾着,跟我入宫吧,不过丫鬟是不能带的。”

倒不是符绾雁苛责她,实在是她那两个并非是懂规矩的,进了宫,万一冲撞贵人打死了可就不好了!

闻言,归荑的欣喜做不得假,由内而外雀跃起来。

符绾雁见此,也不再拘着她,打发走了她后,自己则去找了怀中。

回到荷颜居,归荑本来高兴地不能自抑,看到金氏,心情又沉了下来。

哎!三两日的,不会被辛氏弄死吧!

想到这里,归荑急忙把春桃和夏栀交了过来,留下了符绾雁先前给过的腰牌。

希望他们能护住金氏,万一除了乱子,定要去找世子爷做主。

交代完,归荑将夏栀遣走,留下春桃,容她质问。

“你……是去见姐姐……”

归荑应声道:“是,她叫洵美,和我的名字成双成对。”

“幼时,街坊邻居都说我们姐妹才德兼备,是女子读书的典范。”

只可惜,如此开明的父亲,却含冤而死。

“初此之外,再找找其他的家人,也不知他们是不是还活着……”

归荑的眼神很是落寞,阿姐久居宫中,哪怕是消息闭塞,也不至于连家人在何处都不知道,多半是全都殒命了。

站在一旁,春桃不知如何安慰,归荑摆摆手枯坐了一整日。

若不是为了孩子,怕是连晚上都不睡了。

翌日,拿上春桃收拾好的行李和吃食,归荑跟在符绾雁的身后出了府。

符绾雁没有和人同乘的习惯,便另派人给归荑赶车。

符绾雁的马车,是归荑见过最奢华的,如今坐着,心中很是异样。

身下坐着的不知是什么动物的皮毛,马车里叮叮当当悬挂着一些宝石,不知是否名贵。

连着马车的帘子,都是归荑在符绾雁的库房里卡念过的名贵布料。

想着胃有些不舒服,归荑先开帘子透气。

街道上,车水马龙,小贩叫卖声不绝于耳,更有街角的糖葫芦泛起诱人光泽。

记忆里,每每偷偷跑出来玩,阿姐便会买一只糖葫芦给她,若阿姐不买,她便赖在地上不起来。

归荑心中正唏嘘着,不想却越看那卖糖葫芦的越眼熟,良久,大叔彻底消失在视野里,归荑终于想起那人。

是阿尘叔!

阿尘叔是父亲买来的,略会些拳脚功夫,家破那日,父亲就是让阿尘叔带人送她逃了出来。

后来,为了引开追兵,阿尘叔这才与她分开,她本以为,阿尘叔已经不在了!

旧人重逢,归荑心中掀起无数惊涛,久久不能平静,眼角隐隐有泪花散出。

可这是在符绾雁的马车上,她不能下去。

归荑只能不断安慰自己,阿尘叔下次出府再见也是一样的,可阿姐在宫中见一面太难,还是要以阿姐为先!

心绪平静下来,未免符绾雁看出异样,归荑忙拿出脂粉遮盖泪痕。

本事想着用来扮柔弱以获得独自出行机会的,不想这么快就碰上了用场。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