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是天道啊 脱胎换骨做抉择 94、侥幸心理

作者:读行今林 分类:武侠仙侠 更新时间:2022-09-23 23:44:17

在暗中看着这一切的江屹煊露出了快乐的笑容。

要问那些灵兽的灵智是谁点化的,那自然只有他这个做好事不留名的现代江屹煊了!

听见何永春这个名字,江屹煊陷入了思索,他不知道这算不算是道教中所说的斩三尸,一善一恶一自我,这就是构成一声的印记。

若是斩三尸之道,那他在两个何永春身上都感受到了善恶的本质,而自我尸则不见踪影。

经过江屹煊这么一弄,潘敏也看到了那些漂浮再正厅的物质,恶心的让她半天都没缓过来。

在柳折的再三保证下,和永春这才放过了惊恐的柳折。

走进正厅,柳折凭着强横的修为把那些已经蓄势待发,随时都会发起攻击的灵兽给你镇压在了独立的空间夹层内。

即看见这一幕的江屹煊,不但不慌,还露出了更加高兴的笑容。

从夹层内抓出一头猎狗类灵兽,柳折也不管这些开了灵智的灵兽会不会痛苦,直接把自己合道期的灵识探了进去,不停扫描着灵兽体内的契约标记,他倒要看看这头灵兽的主人是谁,灵兽是怎么进到防守如此森严,进制如此之多的地方的。

可令他今个的是,灵兽体内有契约是没错,,但上面的气息完全没有,似乎为的就是这一天,或者说,为了这一次的行动。

“再说,你的主人是谁,否则我不介意把你脑中的契约强行破坏掉,靠这种方式去寻找!”柳折举着猎狗,浑身都散发着与何永春身上同源的气息,双瞳内有着一个漩涡不停旋转着,灵兽的被从体内拉出,而每被拉出一寸,灵兽都会痛苦的嘶吼一声,声音里是那么绝望。

看见这一幕,江屹煊把潘敏面前的画面直接打上了一层模糊码。

对此,潘敏可不买账,对于她而言,以前在天庭时,这些东西不知道看了多少,就柳折这点小把戏根本不算什么,甚至连基础都不算!

“给我弄回去,这年头怎么什么都打码啊?!”冷哼一声,说话间,潘敏就准备自己把灵识放出去看。

摆了摆手,江屹煊准备带着潘敏闪人了。

反正这里也没什么好看的,还不如找个更加舒服,看戏角度的地方。至于说他还要不要当导演,让这里的局势继续变化下去?这是毋庸置疑的,“导演使他快乐”。

灵识扫了一圈,江屹煊嘴角抽搐了一下,现在的柳家到处都弥漫着那种物质,也只有那间给后天两名主角准备的新房没有,这让他这个热血男儿该如何处理啊?潘敏又会怎么看他?会射死的吧?

轻咳一声,江屹煊挥手打开了通道,示意潘敏跟上自己。

看来,得提前看看他的反应了。”

当潘敏看清自己来到的地方是哪里后,身上立刻就散出了危险的气息:“我感觉你是另有图谋啊,还选了这么一个好地方,是拿来给你当分坟墓吗?”

【嗯咳,别激动,这里是唯一没有那些物质的地方,顺便还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不是,你放心,作为一个正直的人,我是绝对不会动手的!】为了自己的狗头着想,江屹煊立刻认怂,把心里原有的想法给打破了。

“你觉得我应该相信你吗?要用什么来相信你?”

“原来你们在这里啊!怎么,是也想成为这次的主角?其实你们也没有必要躲着的,毕竟柳家很热情,对于来宾的态度特别友好,特别是想当这次主角的来宾!”

突然间,柳折那阴森可怖的面孔就出现在了两人面前,正高兴的龇牙笑着。

【啧,真丑!能丑到你这种地步,也算是极品了!】

点评了一下柳折的长相,江屹煊眉头仅仅的皱在了一起,实在是——太丑了!

江屹煊第一时间离开了那方空间,顺便还佣雾气遮住了潘敏的视线,怕她晚上睡觉时做噩梦!

潘敏……

“你这么弄,我等下还怎么向你发火啊?很难为情的诶!”

自我别扭的挺同时,她也更加确认了自己的一个想法,但因为江屹煊目前身上的状态影响,她还不敢说出她一直憋着的话,加上她与江屹煊之间并没有那种许久未见的高兴情绪,以至于她还是有些犹豫!

此时的江屹煊并不知道潘敏的脑瓜中还有着那么多戏,否则会习惯性的给少女来个脑瓜崩,让她看一看当前的情况!

若潘敏知道江屹煊的想法,可能会毫不迟疑的祭出时光大道,让他好好领略一下时光的魅力!江屹煊也不想想,他是不是对少女做了什么事情,以至于少女才没有动作,就那么静静的站着旁观……

哦不对,这种状态下的少女,连旁观都算不上,江屹煊用雾气遮住少女的目光的同时,也遮蔽了她的灵识,以至于她的可见度还不到五米。

静静的站在新房的地板上,听着江屹煊不停雨那个她用最后一点视线看见的不人不鬼的东西拼斗,她此时却是冷静的很,她在寻找着线索,她要找到这次破局的关键。

这不仅仅是为了柳琴儿,为了她们之间的关系,而是为了这个名叫地球的星球着想。

别看她前面损江屹煊挺狠的,但她其实也是一个破坏分子,只不过为了大道着想,这才压抑着自己的想法。

而这次不同了,她不但不用压抑着自己的想法来,还可以尽情的搞破坏,只要能破坏掉这个计划,在不损伤这颗星球的根基的基础上,他可以随意行动,任她行事。

“慰~把我眼前的东西解开,我有重要行动!”从识海内取出一杆笔,潘敏对着江屹煊高声喊了一下。

【干嘛去?不要动,万一出事怎么办?到时候我没办法和他解释的!】即使是在斗法中,江屹煊还是分了一丝注意力到潘敏那边。

按理,此时的少女在那里呆着才是最好的,而且前面也没听她说起自己有事啊,如今却是说自己要他解开结界,这不得不让他产生戒备。

“赶紧的,我保证没问题,我有自保之力,他们奈何不得我,你要相信我!”潘敏先是把江屹煊呈现在她面前的内容复制下来,随后跃跃欲试的催促。

一拳轰飞不人不鬼的柳折,江屹煊有了一丝喘息的缓冲时间,立刻就到了少女身前,眼神严肃的看着她的眼睛:“告诉我,你是不是中幻术了?还是说你被侵占了识海!虽然这里没有那种恶心的物质,但我在这里的危机感却是比其他地方都要高!”

潘敏:……

她再次被江屹煊的担心给弄得无语了,不知道该怎么证明自己就是自己,并没有中幻术,更没有被控制。

若现在谁要是敢来侵犯她的识海,她会非常高兴的,这代表着她可以正大光明,义正言辞,有理有据的吞噬那个侵略者,实力又可以往上飞跃一大步,少说都是化神期起步。

当然,这样很容易被其他人评价为魔鬼,甚至她有担心过她心心念念的他,会不会嫌弃她的这种想法,后来就释怀了,若他不能接受,便不接受吧,反正没他一样的活。

上一世活的太憋屈,这一世她要活的精彩,活的逍遥。

“拜托,你不要把他们想的那么高好不好,虽然他们的高手多,但这不代表他们的法术就高级!对于应对这方面的法术,我的心得在这方世界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你就放一百个心吧!实在不行,你就如实交代就行,反正我也不知道,受伤的也不会是我!”

不等江屹煊说什么,柳折再次扑来,十根闪着黑气的手指毫不留情的抓向了江屹煊的头颅,脸上都是病态的笑容。

“来都来了,怎能想着离开呢,这对主人家来说,你们非常的不礼貌!”

“我说柳家主,不知你听没听过一句话?那句话描述的就是你这种爱说废话之人!”

穿心锁绷的笔直,狠狠地抽在了柳折身上,再次把他送到了远处,新房这个被他们用来制作喜事的地方早已坍塌,露出了其中一切都是大红色的布置。

柳折再次惨叫一声,本就被穿心锁抽过的地方再次冒出了一团巨大的黑气,心伤口更是不用说,黑气如同放闸的洪水般,把他们这方天地弄得如同没有白天之说的幽冥般,甚至比那里还要黑。

【我说你能不能不要恶心我?这个老头子身上全都是业障,你知道我挨到他之后有多难受吗?】穿心锁的灵念不停在江屹煊的心里吐槽,其自身更是不停出现一圈圈功德光环,不停冲刷着挨到过柳折的地方。

【问题是,我也没有功德啊,要不然我就用功德包裹着你了!忍着点哈,我继续了!】

说着话,江屹煊再次甩出穿心锁,锁头狠狠地机打在了柳折的头部,发出了一声石头碰石头的闷响。

随后令江屹煊感到惊恐且恶心的一幕出现了:柳折的头部被穿心锁这么一打,如同一个西瓜般,红的白的飞溅的到处都是!

去除了雾气的潘敏,第一时间就看见了这一幕给她留下终身阴影的一幕,在以后,她再也不会想这吃西瓜这里一类的水果了。

恶心完的江屹煊,立刻就想起了已经散去雾气的潘敏,不用说,此时肯定已经晚了,毕竟这就是一瞬间的东西,除非有时光大道,否则是无法更改这一切的。

小心翼翼的用余光看着少女捂着嘴的样子,江屹煊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要怪潘敏本人吗?那是准备分手的做法。记忆迟早都会恢复的,说不定哪一天就会被拿出来成为两人斗嘴的内容,进而演变成吵架的必备话题。

虽然有些自暴自弃的嫌疑,但人与人之间,哪里有不吵架的,这东西,有时候就是一种解决两人矛盾,让感情更加牢固的方式,只不过他不想让这个话题出现罢了。

处理掉那摊红白之物,还用出了空间裂隙,把这一块的空气都洗礼了一遍。

走到少女面前,江屹煊试探的抬了抬手,但终究还是不敢把手伸向她,给她一个安慰性的拥抱。

【对不起,是我没有注意到,是我的过失!】放下手,江屹煊低下了从未低下过的头,自责的承认了自己的错误。

与此同时,他的心里都是愧疚:万一那不是头颅爆裂,而是一次偷袭呢,明明知道柳家不安全,布置那些雾气就是为了防止这一点,但自己依然是抱着侥幸心理,以为有自己在,没有任何问题。

缓过来后,潘敏摆了摆手,依然是皱着眉头,用手捂着嘴巴。

在心里,穿心锁也在劝着江屹煊:【好了好了,别姑娘,压根就没怪你的意思,别人清楚的很!你现在要关心的是,那些连空间裂隙都清除不掉的东西是什么玩意,应该怎么处理!】

【哦对了,你应该没有仔细感受过,这里给我的感觉,就如同呆在一个茅厕里,十分的难受!】

【嗯,你想表达什么?】正在自责的江屹煊很木讷的开口,情绪依然非常低落。

【你……难道你不知道我是由功德浇筑而成灵宝的吗?能让我感觉十分不舒服的气息,也就是业障这一类的东西,这下你懂了吗?】穿心锁的灵念被气的锁头不停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为了能让江屹煊更深刻点,它直接缠上了他的脖子。

【有业障不是很正常的事情,毕竟这个仪式就不是什么正常的东西,否则为什么要让一个花季少女成为牺牲品!】江屹煊的语气依旧是那么的木讷,但说出来的话语依旧是那么平静,似乎领会不到穿心锁担心的是什么东西。

挺假这话,穿心锁的动作停滞了一下,随后,缠着江屹煊脖子的部分更加用力了。

……

“已经看见了那些来破坏仪式的人,他们就在新房阵眼的位置,赶紧去清理吧,在晚,可能就要飞走了!”睁开眼睛,何永春对着站在一旁,如同一个傀儡般没有生息的柳折吩咐了一句。

“是!”柳折答应一声,一步踏向了新房所在的位置。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