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之下,巴丘渡口水军营寨往南的一座高山的山腰上,身披铠甲腰扶倚天剑的曹操蹲下身子抓起地上凌乱成一片的旗幡,嘴上浮现一抹苦笑,眼神中弥漫着失落。

他的身后是两百虎贲军,周遭则是跪在地上瑟瑟发抖、身披道袍的道童,眼前正是诸葛亮搭建的用以做法借东风的七星坛。

自东南风起的时候,他就带着两百虎贲军冲上山来了,目的没有其他,就是找诸葛亮的。

初衷与演义里的周公瑾一样,但目的却截然不同。

东南风起,这就印证了诸葛亮真的能通过做法借来东风的说法,这是很恐怖的一件事,这意味着普天之下除了林墨一个会六丁六甲妖法的妖孽外,刘备军营里也多出了一个智计无双能策动天时的旷世奇才。

而此战过后,吕林败走,曹操的矛头会对准中原还是荆南,现在还未有定论,可卧榻之侧藏着这么一个令人忌惮的奇才,曹操多半是会失眠的。

不过他带人来呢,倒也不是要杀诸葛亮的,只是准备给他请回去,反正啊,现在刘关张都不在的情况下,没人能救他。

至于请回去后他愿意认主当然是极好的,便是不愿意,那也不能在刘备的手里攥着,这样的人,太可怕了。

可没想到哪怕是第一时间就赶到了这七星坛上抓捕,曹操最终也是扑了个空。

听这旁边的道童说,东风尚未起时先生就已经施法完了,然后从小路下了山,让他们继续围定高坛行七星步。

“没关系,没关系只要子脩能得手,诸葛亮你就跑不了。”重新站起身子的曹操长吁了一口气,西陵城那头还有一个机会。

如果曹昂和曹仁能把刘关张给斩落马下,那诸葛亮他就算逃的了一时也逃不了一世。

听来让曹昂和曹仁拿下刘关张有些匪夷所思,毕竟曹仁虽然骁勇善战,可到底跟关羽张飞比起来差距太大了,可曹操对此却很有信心。

终归在自己的计划里,他们二人是率领铁骑在刘备与黄祖厮杀之后精疲力竭时突然杀出,到时候可就是里子面子全都要了。

“主公!祸事了主公!”

正是憧憬美好的时候,一名军士惊慌失措的跑了过来,喘着大气道:“主公,不好了,前往夏口攻寨的水军惨败,蔡瑁将军带着残部赶了回来,您快去看看啊!”

“你说什么?”

曹操如同被电击一般,一股刺骨寒意从头顶蔓延到脚底,当即一把拽起军士咆哮道:“东南风已起,他们怎么会惨败!”

“不不知道,属下只是听说夏口的水寨里头设下重兵埋伏,我军惨败啊,所以特来禀报主公.”

“啊~”曹操青筋暴出直接将军士甩到一边快步跑了下去。

在原本的世界线里便是后世也很喜欢拿刘备大器晚成来说事,鼓舞低谷期的身边人时也会用卧薪尝胆的勾践、六十一登基的皇叔类比,从这一点看他们都拥有极其强大的内心。

可事实是曹操的内心也同样强大的,同样的滔天势力败北,袁绍能一病不起,而曹操依旧能笑对人生,这就是区别。

可在这一刻,他也慌了。

过去惨败的也很多,可那毕竟没有伤及命脉,哪怕是丢了中原二州,也还有天府之国和天下之腹在手,纵然是历史上的赤壁大败,终归底蕴犹存。

但这次不一样啊,水师惨败只是眼前,他已经把所有的本钱都梭哈了,夏侯渊、曹洪、曹仁、徐晃、许褚,甚至是亲儿子

按着林允文那种尿性,又有哪一路能躲得过他的算计。

此时的曹操疾行如风,根本无暇去思考和震撼于林墨这回又是什么样的神仙手段能把联军合力想出来的计划如此简单的破了,他只想快速赶回去,或许还有那么一丝可能把损失降低。

如果这些人都折了,那伤及的就不只是命脉,而是属于曹家的时代终结,甚至乱世落下帷幕。

此时,湘江上,飘泊着一叶孤舟。

船舱内,诸葛亮独自抚琴,一首高山流水,天涯何处觅知音,好曲,好曲啊。

他站起身来走到船尾回望着巴丘的方向,也是联军驻军的方向,今夜注定是一场青史留名的大战,一切的一切都已经算定,吕林败北的局面已然无法挽回了。

可是,吕林败了,这天下就太平了?

显然不是,诸葛亮要考虑的事情还多着呢,譬如七星坛上的做法,就是在为后续的自保铺垫,再譬如水师方面也已经有了完美交代,攻破夏口水寨后他们要做的就是一路朝西陵城方向追杀,最后完成与刘备会师的任务。

而那个时候,不仅得到了丰厚的粮草和军械,江夏也会重回手中,那么,元气大伤的吕林可能就不再是刘备的劲敌,至少暂时不是。

所以,他除了用借东风来震慑曹操外,还需要做一件事,赶紧回长沙部署四郡之地的招兵募马,毕竟按着约定,刘备拿下西陵城后会趁着曹操和孙策忙碌的时候把粮草运回方便募兵。

就目前来看,一切似乎都没有任何的问题。

“林允文,那么,这个残局,你又该如何去收拾呢,坐山观虎斗,亦或者驱狼搏狗.”心情大好的诸葛亮甚至开始代入林墨的位置去想接下来要做的事。

这倒不是他得意忘形,恰恰相反,这是武侯事必躬亲的侧面印证,他需要想到所有人每一步可能要做的事情,只有这样才能在接下来好不容易重新建立的四分天下局面里,让刘备始终不至于落后于人。

夏口的大火烧的很旺,都映红了天际,可即便如此,隔着几十里地的界首也是看不到那片红云的。

但,在这里的早早埋伏好的刘备却信心十足,纵然草船借箭一事诸葛亮脸被打的啪啪响,可今夜的东风是实打实孔明借来了,这场战斗已经没有了悬念。

张飞心思上单纯一些,虽然是在一旁来回的踱步,可他性子就是这么坐不住的,他只是迫切希望来这条路的人是吕布,而不是其他人。

在张飞看来啊,刘备仓惶南北那几年全然是拜吕布所赐,如果不是他使坏偷袭了徐州,偌大的徐州还不足以支撑哥哥发展?

如果不是他偷袭徐州,那林墨最后又怎么会成了他的女婿?

这天下格局都不至于变成今天这样。

越想越气的张飞嘟囔了一句:“三姓家奴,瞧俺今晚不送伱几个血窟窿!”

关羽有些神思不属,纵然心高气傲的他过去很瞧不上诸葛亮卖弄的性子,但安丰一战的三个锦囊确实是让他心悦诚服了,他心情有些压抑是因为之前黄射过来的时候他去找过。

打听之下得知了一个让人痛心疾首的消息,颜良文丑竟然没来,这两个插标卖首的又可以苟活一段时间了。

现在的他慢慢把多年养成的捋须习惯给改了,可颜良文丑留在他心头的伤疤,却像梦魇一样每天都在提醒他。

他决定了,抓到颜良文丑之后,也得给他们俩先剃了胡子再杀,否则难消心头之恨。

“这三姓家奴的败兵怎么还没到。”张飞开始焦躁了起来,手中丈八蛇矛似乎也在滋滋作响。

“三弟,耐心一些。”

刘备淡然一笑,“就算他们的败兵到了,我们也不能立刻动手。”

“这是为啥?”张飞茫然看向刘备。

“一者,我们需要先放过先头的逃跑小队,让他们回去西陵城麻痹城内的郝昭和郭淮,这样后续等我军披上吕林军战甲后会更容易混进城去的。

二者,夏口那头毕竟有几十万大军,便是兵败也是需要时间,败兵来逃大股兵力必是居后,若是不能一击毙命,那些残兵陷入绝境,很可能会奋起反击,这便是围三缺一之妙。”

说完看向张飞,眸光中带着一抹意味深长,怎么样,哥哥知兵吧?

毕竟是兄弟多年,张飞当然就没必要捧刘备的脚了,只是木讷的点了点头,反正这些年也习惯了,哥哥怎么说自己就怎么做呗。

夜,并不静谧,寒风呼啸,但所有人都不觉得冷,今夜建功,每个人都铆足了劲,有人憧憬着拿下江夏后拥有了进军中原的实力;

有人憧憬要刺翻三姓家奴;也有人憧憬着一战过后赚来的功勋足够他家中妻小一辈子衣食无忧。

正如刘备所预料的那样,斥候没有回报,但已经开始有败兵仓惶的奔跑而过,他们基本都是骑兵,这也正常,只有骑兵才能这么跑这么快。

可他们的人数不多,零零散散的,可能有个一两千,队伍拉的很长,这显然不是刘备要等的人,他耐心的闭上眼,静静等候。

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等来了一声呼唤。

“报!主公!”

远处,一名斥候下马后快步跑了过来单膝跪地道:“主公,大股的败兵到了,已到五里外,马上就会进入驿道了!”

“来人有多少?有三姓家奴吗?”张飞迫不及待的问道。

“这属下不知,这些败兵扛纛的本来就少,加之夜幕遮蔽军目我们无法探查,不过来人不少,从动静上听绝少不过两万人数!”

两万?

闻言,刘关张皆是眼前一亮,这个数字已经够多的了。

虽然吕林大军有四十多万,可夏口一场大火,那些水军多半是活不下来几个了,再加上蔡瑁、张允的五万大军登陆后平推而过,吕林大军一场血战肯定折损不少,最后,很可能如曹操所说心智过人的林墨不见得会照常理出牌走界首。

综合分析下来,这条路上的败军确实不会太多,更何况,说不定他们的后头还有人跟着,但刘备可不打算再等了,他的胃口也没这么大,这次梭哈上来就那么八千人了。

八千有备而战的人面对仓皇逃命的两万人,说拿捏两个字,丝毫不过分的。

“哈哈哈,他们得手了,大哥,该轮到我们了吧?”张飞咧嘴大笑。

刘备很想平静下来,奈何兴奋之情溢于脸上,他呼吸急促了几分,点了点头后看向张飞和关羽,“二弟三弟,稍后大战一开,前军会放火箭引燃芦苇斩断前路,后方的将士也会摇旗呐喊吓退后头的逃兵,届时我们三人一鼓作气杀出去,必能将这批败兵全部斩杀!”

“大哥你就放心吧,出征前先生不是已经交代过了,俺都记着呢。”

“翼德,此次不同以往,虽然孔明也说吕布和林墨不大可能走这条路,但凡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若是吕林都在这两万军中,那么他们的身边必然还有其他的悍将,你二人且不可恋战追杀。”这是刘备最担心的。

权且不说吕布有多能打吧,赵云、张辽、马超这些都是号称当世无敌的猛将,如果双方摆开架势来打,凭他们仨根本讨不着好。

阳安山下那一战已经看的很清楚了,赵云今非昔比,凭一己之力就能周旋于自己和张飞二人之间,战力逆天啊。

张辽的勇猛那是有目共睹的,当初在徐州的时候他们就见识过了,要不然能在广陵大战的时候八百破三万吗?

至于马超,坊间传言他的勇猛不下赵云,虽未交手,可是能在猛将如云的吕林军营里混到这个位置的人,绝对不弱。

更何况,麾下还有陷阵营和并州狼骑,这些可都是以一当百的精锐。

当然了,刘备清楚,这种级别的大战之下,吕林是不可能真的把所有精兵猛将都集中在一起,跑路的时候,谁还顾得了这么多呢。

不过该提醒的时候,还是要提醒的。

很快,那些败兵就进入了伏击范围,跟想象的一样,这些人毫无章法可言,骑兵狂奔不等后方军士,步兵呢人挤人,深怕跑的慢了一些,甚至都能听到乒里乓啷的丢盔弃甲声。

好,好的很,刘备深吸了一口气,“动手!”

一声令下后,身后将士引燃一枚火箭,朝着上空射去。

这是信号箭,收到信号的前方军士立刻就行动了起来,他们取出随手携带的火绒投到面前的深坑里去,瞬间深坑之内火线蔓延如同一条长龙。

透过那些火光,三排弓弩手齐整整的拿出箭矢,箭头往火苗上一沾便引燃,随后四十五度角抛射出去。

伴随着火箭落下,最前头的骑兵还没来得及冲过这段驿道,前方堆积的枯草、芦苇已经被引燃。

刘军似乎嫌这把火烧的不够旺,还有人往火堆里将装满了火油的坛子砸了过去,火苗高高跃起,战马受惊之下高高扬起前蹄止住步子。

“弟兄们,给我杀啊!”登上了的卢马的刘备抽出腰间双股剑后一声喝令,山岗里埋伏的大军便一拥而上了。

山下,吕林大军全部定住一动不动,好像是被吓傻了的鹌鹑。

只不过,在这群鹌鹑中,一名骑着高头大马的男子甚至都没有朝着发出厮杀声的地方看一眼,冷漠的看着手中兵刃,喃喃道:“好久没打猎了,希望来的人别让我失望才好。”

随后,爆喝一声,“列阵迎敌!”

原本混乱的将士们开始动起来了。

(本章完)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