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蛮霸天下 第39章 回忆

作者:经海侯 分类:玄幻奇幻 更新时间:2022-08-05 08:10:35

嘎拉是圣羽真侯部落一个挤奶奴隶的儿子,原本他的一生应该像鞋底下的泥土一样卑微低贱,是野蛮人帝国大元帅哈什改变了他的一生,若干年以后,嘎拉从当日老营的一个小队长,升迁到了东部军团的大将军,统率麾下精锐大败弗撒人的重骑兵,为帝国的胜利立下了汗马功勋,野蛮人皇帝、伟大的图腾之子张五哥钦赐军旗给东部军团,号称不败军团。帝国最有才华的大诗人瓦萨比有感于嘎拉的勇猛善战,挥笔为之写下诗歌两首。

其一:鹰一样的眼睛,豹一样的速度,狼一样的凶狠!日出东方,唯我嘎拉不败!

其二:行军途中多崎岖啊,敌人狡诈又顽强哦,谁敢横刀向天笑,唯我嘎拉将军!

嘎拉退役以后,没有选择留在帝都,而是带领家眷回到了昔日的荒原,就在他出生的鹿圈上盖起了一座宏大的庄园,整日里衣食无忧,最喜欢抱着孙子孙女讲他昔日的故事。

“我二十四岁之前过的不是人的日子,身上的皮袍子破得遮不住屁股,每天就睡在鹿圈里,和驼鹿一起睡觉。我爸爸和妈妈是挤奶奴隶,我生下来自然也是挤奶奴隶。荒原上的冬天冷啊,有一年滴水成冰,我挤奶的时候手冻得快没有知觉,当时我就盼着驼鹿拉屎,我好把手插进热乎乎的鹿粪中取暖。”

“爷爷,你年轻的时候好脏啊!”嘎拉的一个小孙女生的粉嫩可爱,拍着胖乎乎的小手嘲笑爷爷。

“脏?当时冻的顾不得那些了,再说爷爷心里也不服气,凭什么我生下来就得给别人挤鹿奶,那么好喝的鹿奶我却一口也没喝过,我就是要用摸过粪的手给那些贵人们挤鹿奶,让他们也尝尝鹿粪的滋味。”

嘎拉拿着镶金的酒壶往嘴里猛灌了一口,他喝的是帝国最名贵的瑁台酒,海皇每年向野蛮人皇帝进贡美女和一万桶瑁台酒,据说瑁台酒乃是以百年以上的海人参和玳瑁的血酿制而成,延年益寿,极其难得。放眼整个帝国,也就是嘎拉这样功勋卓著的老将军才有资格喝到御赐的瑁台酒。

嘎拉嘴里向外喷着酒气,哈的一声笑了出来,说道:“你们知道我那几天挤的鹿奶,都被谁给喝了?”

“爷爷,你就别卖关子了,快说吧!”嘎拉的大孙子最是性急,撅着嘴催促的说道。

“那几天皇帝陛下,也就是伟大的图腾之子正好住在我们圣羽真侯部落,我每天挤的鹿奶都被他给喝了,哈哈!”

“啊?”嘎拉的大孙子今年正好十四岁,已经不是懵懂孩童,闻听之后不由得大惊失色,爷爷这是犯了大不敬的罪过,按照野蛮人的律法,是要全家都被杀光的。况且野蛮人皇帝张五哥虽然一向待下仁慈,可是对敌人却从不手软,当年与泥贡国的土著开战,曾经砍下十万俘虏的头颅摆成京观,其凶名可以止小儿啼哭,对泥贡人来说,简直比魔鬼还要魔鬼。

“瞧你那个熊样,一点胆色也没有,你爷爷我后来当上了小队长,就和伟大的图腾之子坦白了,你猜皇帝陛下怎么说?他说啊,不干不净吃了没病,不过还是踢了我一脚,又弹了我一个脑崩儿,这件事就算是过去了。皇帝陛下也从来没放在心上,他老人家的胸怀岂是你们能想到的,以敌国之女为妻,以寇仇为心腹,这份度量谁能做得到?就你们现在的这个鸟样子,当初老营六百条汉子,各个都是响当当的,上山如猿,下水如獭,人人龙精虎猛,都是百人敌,你们连他们的一根脚毛也比不上。”

大孙子闻听皇帝陛下并没有怪罪,这才松了一口气,心想:“当初最早追随皇帝陛下的老营,乃是大元帅哈什亲手训练的,又得到了地精的史前宝藏,穿着青铜飞翼能日行千里,手中拿着青铜火铳五百步内连精钢都射穿了,当真是人挡杀人,神挡杀神,我们又怎么比得了呢?”

“爷爷,你是怎么当上小队长的,快说给我们听!”小孙女对爷爷无限崇拜,眼中闪着好奇的光芒问道。

“这人啊,运气来了,驼鹿都追不上。我那天正在挤鹿奶,长老的儿子阿锡要我背着他去见哈什,说是要选什么小队长和中队长,我不过是个挤奶奴隶,哪里敢惹阿锡,就背着他朝图腾柱那边的空地上走去,这阿锡足有三百斤,像肉山一样压在我的身上,我的腰都直不起来了。”

“我记得那一天格外的冷,大雪好像鹅毛一样下个不停,几百个勇士站在图腾柱下动也不敢动,哈什好像个杀神一样,正挨个的点名。我背着阿锡到了的时候,已经是迟了,哈什的眼睛像刀子一样,问阿锡为什么来晚了?又问怎么不自己走路,为什么要被背着过来。”

“要说阿锡还真是该死,他可能也没瞧得起哈什,满不在乎的说道,他昨天睡了两个女人,实在是累得起不来床,又怪哈什不该在大雪天点名,这不是难为大家伙么,还是早点散了吧,回去喝喝酒,烤烤火,搂着女人多舒服!”

“哈什说道,伟大的图腾之子让我做大队长,我就有权管你们,别说我还提前通知了你们要在图腾柱下集合,就算是没有提前通知,我号令一下,你们也得老老实实的前来。我不管你是哪个叽霸长老的儿子,犯了我的令,就该杀!”

“哈什元帅你们见过吧,那家伙长了瘆人毛,他发火的时候,谁不害怕?你爷爷我这么大岁数了,和你们说一句掏心窝子的话,我不怎么怕皇帝陛下,对哈什元帅却是怕的要命,有时候晚上做梦梦到了他,我一下子就吓得醒了。哈什这老东西唯皇帝之命是从,其他的人除了玫皇后,他一概不认,要是犯到他的手里,不死也得掉一层皮。”

大孙子闻听之后,不住的点头,说道:“是啊,是啊,听说二皇子和大皇子明争暗斗,后来皇帝陛下发了火,命人将他们两个关起来好好反省,可是谁也不敢去,最后还是哈什元帅亲自出马,一手抓一个,就像老鹰捉小鸡一样,将两个皇子都给抓了去,那可是皇子啊!二皇子的母亲就是玫皇后,大皇子的生母乃是海皇的公主,这两位谁惹得起啊?”

“你们休要乱说!这皇家的事情最好是躲得远远的,咱们没有哈什元帅那样大的情分,要是犯了皇家的忌,那可不得了。刚才说到哪了?对,说到哈什要杀阿锡,可阿锡一点也不害怕,说自己是长老的儿子,要杀他得经过部族大会,又说哈什是拿个鹿尾巴当令箭,装老熊吓人呢。”

嘎拉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又说道:“当时的情景,我一辈子也不能忘。哈什听了阿锡的话,忽然大笑了起来,他笑起来比不笑还可怕,一手就把阿锡从我背上揪了下来,二话不说,拔出腰中的骨刀,一刀就将阿锡的脑袋砍了下来。当时我吓傻了,阿锡腔子里的血喷了我满脸,我却一动也不敢动。哈什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我什么临危不惧,要我顶阿锡的缺,我就这样糊里糊涂入了老营。”

“哈什转过身问大家伙,他砍了阿锡,有没有不服的?见没人吭声,哈什厉声说道伟大的图腾之子立了两个规矩,连他在内都要遵守,一个是要听从号令,另一个是不能贪生怕死,谁要是违了这两个规矩,就一定会被砍了脑袋。”

“哈什说完规矩之后,又一把将身上的皮袍子脱了下来,就那么赤条条的站在众人面前,我们见状也不敢不学着,也都是脱了个精光,那可是荒原上的冬天啊,尿尿还得拿个棍子,一边敲一边尿,要不就冻住了。哈什这老东西就那么光着身子站在风雪里,好像一点也不冷,真他娘的怪哉!”

“站了能有一顿饭的时间,有那些身子弱的就冻得受不住,身体不住的直打摆子,你爷爷我平时睡在鹿圈里,这身子骨最抗冻了,一时半会倒是还能忍得住。哈什就让我们这些不怕冷的站在前面,对我们说大家都是爹生妈养的,为什么他不怕冷?这老东西连着问了三遍,我们哪知道啊,脑浆都要冻得结冰了,谁还顾得上回话。哈什说道,他之所以不怕冷,是因为他对图腾之子的忠心,就像烈火一样熊熊燃烧着,烤的他一点也不冷。”

“哈哈哈!哈什元帅真能说谎话!”几个年纪大一些的孙子都肆无忌惮的笑了起来。

“不是谎话!”嘎拉瞪了几个孙子一眼,继续说道:“如果皇帝陛下遇到危险,需要一个人替他去死,我们这些老营的家伙肯定都会去,不过要是说一点也不考虑家人和身后事,那是不可能的。可我敢打包票,哈什为了皇帝陛下,肯定是想也不想,就会去慷慨赴死,他心里把皇帝陛下看得比什么都重要,就算皇帝陛下要他杀了自己的老婆和儿子,他也会毫不犹豫的执行,这一点我们这些老营的家伙谁也比不了。放眼整个帝国,单从忠心而论,哈什绝对是排在第一位的。要说谁能和他比一比,也就是瓦萨比才勉强够格,不过瓦萨比是个地精,不是我们野蛮人。”

大孙子说道:“智慧之王瓦萨比统率几百万地精,镇守帝国的南部边疆,那也是一代豪杰,也只有皇帝陛下的雄才伟略,才能让瓦萨比俯首称臣。”

“屁!什么智慧之王,也就是作诗还有几分本事,要说打仗,瓦萨比不过就是一个门外汉,说什么三不打,不打无准备之敌,不打无粮秣之敌,不打无士气之敌,这都是哪跟哪啊?偏有一帮子捧臭脚的吟游诗人,说瓦萨比是什么仁义统率,我呸!打仗就是要赢,用什么手段都不过分!哪有那么多的讲究。你爷爷我当年掘了大坝,放洪水淹了弗撒人的三万重骑兵,现在还有人骂我胜之不武,丢了野蛮人的脸面,我去他娘的!”

大孙子看爷爷义愤填膺的模样,连忙给他捶背顺气,说道:“爷爷,你水淹敌军,那可是皇帝陛下都夸奖过的,还说你是用脑子打仗,就算是有人说几句闲话,那也是嫉妒你吧,你不用放在心上。”

嘎拉喘了几口气,这才平复下来,说道:“怎么扯到瓦萨比身上了,这家伙我瞧着膈应,还是不说他,咱们接着说我怎么当上小队长的。哈什让我们这些不怕冷的比武,谁能打谁就做小队长和中队长,要放在平时,大家伙的身份不一样,肯定不敢轻易动手,可是那天大家伙都冻懵了,闻听之后也不管你是舅舅还是外甥,也不管你是长老的亲戚了,就是红着眼睛乱打一气。你爷爷我当时有把子力气,身手也不赖,就凭着真本事当上了小队长。哈哈!”

“哈什告诉我们这些个小队长和中队长,说我们都是图腾之子的猎犬,让我们咬谁就要咬谁,除了图腾之子的命令,谁也不用鸟!自从那天之后,你爷爷就算是做成了人,也能抬起胸脯走路了。”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