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不得这家伙抬手便拿出金子,怪不得她对冯程如此怨愤,乃至于迁怒到冯之舒等人身上,也怪不得这家伙脾气如此骄纵。

如果说她是公主,那一切倒也说得通了。

只是,亡国公主,这名号说小不小,说大却也就那样。

国家都亡了,你这个公主还有屁用,大乾可不是那种唯血统论的国家。

所以,在震惊过后,周正挠了挠头道:“公主便公主吧,莫说现在北燕已经亡国,就算还未亡国,我也绝受不了她这脾性。”

“依我看,将她赶走算了。”

之所以说这话,除了本身对慕燕然的厌恶之外,还有便是他不想惹麻烦。

虽说北燕已经亡国,但在政治上而言,北燕公主还是有一定利用价值的,若是正常情况下,得知她是公主之后,周正应该立即上报朝廷,让朝廷将其带回京城。

至于带回京城之后如何,就不好说了,但可以肯定的是,结局绝对不会好,甚至有可能莫名其妙的死去。

虽说不喜欢她,但周正也犯不着用她的性命,换取自己的荣华富贵,但留在这终归是个麻烦,万一哪天她自己说漏了嘴,朝廷追究下来,搞不好自己也要被治罪。

所以,周正还是不想留她。

然而,冯程却摇了摇头道:“贤婿,听我的,将其留在身边吧!无论如何她都是一名公主,今后若是朝廷政局出现变化,陛下同意北伐事宜的时候。”

“她这位皇室后裔,便是最好的一面旗帜,到时候我们可以打着帮北燕复国的名号,北伐大辽,到时候北燕军民定会倾力协助。”

此话一出,周正有些无言。

好家伙,自己这岳父大人目光倒是够长远的,还没怎么样,便已经开始盘算下一轮战争了。

一番权衡之后,周正最终点头道:“好吧,不过我不会拿她当公主养,听话便让她留下,若是今后一如既往的闹事折腾,我也无能为力。”

这对周正来说已经是底线了,毕竟他事情也挺多的,不可能对其无底线的容忍。

冯程闻言也只得说道:“好吧,那就这样吧!”

二人商定之后,再看慕燕然,这丫头,又恢复了之前满是愤恨的眼神:“哼!商量好了怎么处置我了?”

冯程看向周正,示意他表态。

后者无奈,硬着头皮道:“商量好了,看在岳父大人的面子上,今后你仍可把这当家,不过我不会再惯着你了,家务活,未来还有农活,你都需要帮着做,不然我不会给你饭吃。”

慕燕然一听,顿时冷笑起来:“呵呵,搞得好像我需要你施舍一样,姑奶奶的有的是银子,一辈子都能衣食无忧,谁会留在你这受窝囊气?”

“直说吧,你们会不会把我交上去,若是会,我现在束手就擒,若不交,那今后咱们后会无期!”

说话间,慕燕然已经站起身来。

看着眼前这丫头,周正真是半分耐心都没有了,他撇过去露出了一副想滚就赶紧滚的样子。

关键时刻,冯程又道:“闺女,放心吧,只要你自己不说漏嘴,我们是不会将你的身份说出去的。”

“这你想住便住,舒儿会待你像姐妹一样,若是不想住,也可请便,不过有句话我还是要告诉你。”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你身上就是有再多的银子,一旦你没有实力保护自己,那终究会成为别人害你的理由。”

“在这你或许过的不甚舒心,但定是安全的。”

此话一出,慕燕然如刺猬般的气势稍微缓和了一些,这些道理她又何尝不知道?不然的话,就她这小身板,早便让人吃干抹净了。

挑亲时,她也是见周正性情踏实,谦逊有礼才将金子露出来,非要和他回家的。

如今听到冯程的话后,慕燕然自然也想到了遇到周正之前,那被人欺凌的日子。

虽说心中有了主意,但她还是满脸不忿的看向冯程道:“你……为什么帮我?有什么目的不妨直说。”

冯程笑了笑说道:“大燕和大乾恩怨已清,那些仇恨,不应再落到你们这些后辈们的身上。”

“而且,从心里来说,我对大燕所使出的诸多计谋,也颇损阳寿,未来必定不得善终。”

“之所以帮你,也算是在帮我自己赎罪吧!”

听到这话,慕燕然那用于自卫的气场才缓和了下来,她瞟了一眼周正,冷声道:“既然是帮你赎罪,那我便先留在这吧!不过你可别指着我会感激你!今后若有机会,我还是会杀了你的!”

“嘿!你这死丫头,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啊!”周正再也忍不住了,张口喝骂。

慕燕然眼睛一瞪,反呵斥道:“我与你岳父大人说话,哪有你插嘴的份?下去!”

噗!

冯之云捂嘴笑了出来。

周正刚想反驳,陈新莲却道:“好了,燕然一直是这般性情,你又不是第一次见到她了,让她一次便是。”

周正闻言也只得闭嘴。

安抚好周正之后,陈新莲来到慕燕然面前道:“姑娘,明日我和云儿便会离去,今后这里便只剩下你和舒儿作伴了。”

“别看她表面上温顺,但骨子里也是个倔丫头,还请你多让着她些。”

慕燕然闻言挑起眉头:“明日便走?你还没教好我刺绣呢?”

虽说这段时间慕燕然时不时便会闹一场别扭,但通过相处,陈新莲也看出来了,她不过是骄纵了些,且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情感,骨子里还是不坏的。

至于教刺绣,则纯属是她找的借口罢了,这家伙平日里整天带着冯之云东跑西颠的,学一辈子也学不会刺绣。

陈新莲也知她心思,便笑着说道:“我会的,舒儿都会,和她学也是一样的。”

“相公因故被贬去了益州,他北上来寻我们已经耽搁了不少时间了,所以明日便要离去。”

慕燕然看了看陈新莲,又看了看冯之云,犹豫了一下,她从怀中掏出来一块明黄色的玉质印章递了过去:“云儿,给你的。”

“这是什么?”冯之云接过玉牌左看右看,但却看不出什么名堂。

倒是冯之舒一眼便认出了这印章的材质:“田黄玉,北燕皇室专用的玉种!”

此话一出,陈新莲也为之一惊,刚才冯程并没有把话说透,所以陈新莲只猜得出来她应该是北燕国的贵胄,却不知是皇室子弟。

慕燕然一脸淡然道:“嗯!是我偷出来的,给你玩吧,等去了益州,若是没钱买糖吃,便卖了这东西,能值不少钱呢!”

“啊!多好的东西啊,怎么能卖呢?”冯之云把玩着印章,有些爱不释手。

陈新莲则沉声道:“这太贵重了,云儿还回去!”

冯之云一听,脸顿时苦了下来:“啊!娘,这是燕姐送我的。”

“还回去!”陈新莲加重了语气。

冯之云无奈,只得将印章重新递了回去,然而慕燕然又怎会收回,她撇过头去说道:“我送出去的东西,便没有再收回来过,更何况,这种东西,我手中一抓一大把。”

陈新莲还想说些什么,但冯程却摆手道:“好了好了,此去益州还不知能否再相见,让她们姐妹二人留个纪念也好。”

闻言,其他人也不再说什么。

回到屋内,饭菜早已变凉,在大乾生火比较麻烦,所以便也没再热,几人就这样吃了一顿散伙饭。

席间周正又和冯程谈论了一些治军之道,以及当代兵卒阵法演练的方法。

他之前毕竟只是个大头兵,没当过军职领导,如今能顺利掌控这四百多人已是不易,再往上他肯定要系统的学习一下治军之道。

不然,今后等上了战场,他怕是要用人头交学费了。

冯程对自己这个女婿自然是毫无保留的教诲,甚至还将他的书稿留了下来,让周正细心研读。

次日清晨。

当那个冯之云坐上马车之后,眼泪便啪嗒啪嗒的掉了下来:“姐姐,你什么时候能来看我?”

冯之舒亦是眼泪婆娑:“等有了时间,姐姐便去看你。”

虽然这么说,但冯之舒却知道,如果没有特别的事情,她几乎是不可能去益州探望父母的。

若是今后冯程无法官复原职,那今日一别,便也相当于是永别了。

冯程和陈新莲对女儿也是挂念的紧,尤其是冯程,数月不见,如今刚刚见了一面便又要分别,他看向周正,语重心长的说道:“贤婿,小女就托付给你了。”

周正重重的点了点头道:“岳父大人放心,舒儿跟着我,定不会受委屈的。”

对于周正的品行,冯程和陈新莲还是信任的。

“好了,走吧!”冯程对驾车的随从开口,后者随即挥动马鞭。

马车顺着官道缓缓前行,几人在车窗前挥手告别。

这时,躲在家中的慕燕然终是走了出来,不过她什么也没说,只是站在墙角静静的看着。

当车子消失在目光尽头,周正才将泣不成声的冯之舒扶了起来:“舒儿,别伤心了,相公今后定多杀贼人建立功勋,终有一天,我会将岳父岳母接回来的。”

冯之舒闻言忙道:“不,你……你只要好好的便是,不必为此冒险搏命,若你有个什么闪失,无论如何,我也不会原谅自己的。”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周正只觉心中温热,似是有个火炉在暖着一般。

这时,一直未曾说话的慕燕然开口了,她说道:“好了,别让人肉麻了,舒……小舒姐,你教教我刺绣吧!”

虽然脸色依旧冷淡,但那声小舒姐却是实实在在叫出来的。

她这话让原本还处于离别感伤中的冯之舒有些忍俊不禁。

“嗯!好!”

擦了擦眼泪,冯之舒答应下来。

现在家中就剩下她们两个作伴了,关系倒也没之前那么针锋相对。

看着二人,周正说道:“好了,你们忙你们的吧,我也要去军营抓紧演练一下军阵了。”

“过几天便要去镇北关演练,既然去了,总不能丢份吧!”

慕燕然闻言,没好气道:“去吧去吧,家里有你没你一个样!”

自从接任屯长以来,周正天天都在忙活这摊事,家中确实没怎么住过,很多事情都是他们自行处理的。

所以周正也只得苦笑以对。

来到军营,姜武已经在安排这些人进行整训了。

正好,周正也将鲁大壮等人全都叫了过来。

他开门见山道:“昨日李相和我说了,说咱们白沟屯是众多军屯之中,改造的最好的一个,这自然是全赖兄弟们卖命,感谢的话我就不多说了,今天晚上咱们买两头猪,再弄些酒来,我好好犒劳犒劳大家。”

此话一出,鲁大壮等人顿时喜笑颜开。

因为昨日写字时的拉胯表现,他们还以为今天要被周正收拾呢,可谁知,他竟要犒赏军卒。

这种意外之喜,怎能不让众人兴奋?

然而,一旁的姜武却并未露出喜色,他知道,以周正昨天的态度来说,若不发生些事情,他绝不会来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估计给完甜枣吃就要挨巴掌了。

事实也果然如此。

看到将几人的情绪调动起来之后,周正便接着说道:“昨天李相除了赞扬我们,还要我们帮个小忙,大家觉得,我们是不是应该鼎力相助啊!”

一听说丞相要他们这些大头兵帮忙,众人顿觉自己脸面似乎比天还要大,也不等周正说要帮什么忙,鲁大壮便带头说道:“当然了,李相要我们帮忙,是看得起我们,我等岂有拒绝的道理?”

此时,何必似乎察觉到了有些不对味,但鲁大壮已经表态,他却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将身子往后面抽了抽,他觉得,这样或许便能躲过一劫。

这点小动作自然逃脱不了周正的法眼,他挑眉看向何必道:“何必,怎么,你不想帮忙吗?”

“啊?没!怎么可能?丞相有令,我等岂能不遵从?”何必连忙陪着笑脸说道。

周正闻言也笑了,他说道:“不是有令,只是让我们白沟屯,抽调出一半兵卒来,去镇北关演练一番,让其他军屯的军官们看看,咱们白沟屯的新面貌。”

“说白话,就是给丞相大人长长脸,明白了吗?”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