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虐安托兰的空间风暴已经在昨晚午夜时平息了,恶魔们被干扰的阵线正在快速填充,但相比安托兰山脉中部平原,东部群山的恶魔数量依然稀少。

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

就在德莱尼人的四艘飞船载着最后一批重伤员离开安托兰废土希望港的同时,在山脉上方悬浮的英灵殿指挥部中,全副武装的灰烬远征军的统帅们正在这里和统帅部进行最后一次简短的交谈。

看连泰兰德女士都已经换上了一套战斗用的祭司战甲就知道,这支在过去几天被组织起来的尖刀部队已经做好了突入安托鲁斯·燃烧王座对恶魔大本营进行突袭的最后准备。

而同样穿着精灵战甲的加洛德·影歌佩戴着自己的战剑,对眼前的统帅们指着眼前的沙盘说:

“伊利丹的伊利达雷和布莱克阁下的无冕者部队已经提前出发,他们会在地面为英灵殿的彩虹桥传送设立一个落地。

圣光军团的战士将在约定时间护送着艾欧纳尔大人来到燃烧王座。

而莱登大人也将英灵殿的所有能量都聚集在了这一次传送上,我们会把此世之恶号连同其中准备完毕的灰烬远征军成员一次性送入恶魔的心脏!

但之后的事情就只能靠你们了,勇士们。”

在加洛德身旁,兽人老督军伊崔格也接话说到:

“我们会在你们出发之前二十分钟冲出希望港,在钢铁军团的掩护下对恶魔们发动全面进攻以此吸引它们的注意。

这一战注定艰难。

但在你们传回胜利的消息之前,我们绝不会后退一步!”

眼前的灰烬远征军指挥官们齐刷刷的点头,没有太多的告别话语,大家都知道接下来自己需要做什么。

不过穿着英灵战甲的伯瓦尔大骑士左右看了看,他诧异的问到:

“达纳斯呢?他难道不也该在这时候坐镇于此,帮助两位指挥军队吗?”

“达纳斯将军去了玛凯雷坐镇,他要协助维伦阁下完成部署。”

都到这个时候了,加洛德也没有再藏着掖着,他轻声说:

“维伦冕下将和我们在同一时间在玛凯雷发动对燃烧军团的进攻,那位可敬的先知要承担一个非常危险的使命。

他会在你们进攻安托兰废土的同时将欺诈者从它的恶魔宫殿中吸引到玛凯雷战场,没了欺诈者的干扰,你们在安托鲁斯的行动也会顺利很多。

老先知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执行这个任务的,诸位。

就如我们此时的心境一样,在现在这个时候还留在安托兰废土势要与恶魔抗争到底的战士们都已将生死置之度外。”

加洛德咳嗽了一声,他将自己的精灵战盔扣在头上,露出一个笑容,随后将左手放在胸前,捶了捶胸甲,对眼前众人说:

“如果后会无期,愿我们死得其所。”

“我从未想过我有一天会对一个精灵说这种话,但...”

同样穿上了盔甲的塔兰吉公主拄着自己的暗影猎手战矛,她有些羞耻,但还是挺直腰杆对加洛德说:

“虽然我们去冲击恶魔大本营像是送死,但留在这里吸引注意的你们才是真正危险的处境。愿万灵庇护你,精灵。

如果你能活下来,黄金王朝的疆域中将永远流传你的勇武传说。”

“我们又不一定会死,瞧瞧你们一个个晦气的。”

拄着统御者神锤的穆拉丁吹胡子瞪眼的抱怨了一句,让瓦里安·乌瑞恩摇了摇头,年轻的人类皇帝手中握着一把剑,背后还背着一把剑,这“双刀流”的造型看起来非常时髦且拉风。

他扫视了周围一圈,正要说点话鼓舞一下士气,却听到了身后传来小星星殿下的喊声:

“喂,勇士们,在你们出发之前要留下一张照片好拿回去艾泽拉斯当宣传,快!按照大小个排列好。

穆拉丁你和你的侄女婿站在最前面,别往后躲,你们对自己的身高就没个正确认知吗?泰兰德女士站后面去,瞧瞧你站在矮人身边跟旗杆一样。

老牛和玛尔拉德站最后面,你们两个头太高了,对,一左一右站开。

喂,瓦里安,戴琳还有萨鲁法尔,你们两在中间留出一个空隙,刚好能站一个人,这样照出来效果更好。

老狼要考虑变成狼人吗?多一点种族多样性嘛,凯尔萨斯收敛一点笑容,你太帅了,把其他人都衬托的好丑。

法奥冕下别愣在那,老维伦不在的话,你来站C位啊。

大家都站好,不要动,都笑一笑。

三、二、一!”

“唰”

在倒计时完成之前,穿着一身巨龙盔甲的小星星嗖的一声传送到了人群中央,站在一群统帅们专门预留出的位置上。

她得意的摆出一个信心满满的姿势站在微笑的法奥冕下身旁,左手挽起泰兰德女士的手臂,右手放在穆拉丁的肩膀上。

就好像是众星捧月一样,专门把她自己凸显了出来。

咔擦一声轻响。

侏儒相机精准记录下了这灰烬远征军出征前的一幕,小星星已经打定注意要把这张照片作为自己下一本自传的封面了。

这销量一定好到爆炸!

而且这照片拿回艾泽拉斯去,她的巨龙同胞们一定会很喜欢这独特构图的,就好像是小星星在代表着巨龙领导着灰烬远征军一样。

当然,这是最后的快乐时刻。

照完相后大家都分开登船准备开战,在最后离别时,珊蒂斯·羽月大将军拉着加洛德的手在说悄悄话,一脸不舍。

而此世之恶号上,瓦丝琪女士也在指挥两个英灵将巨大的灵魂之匣安置于船体之中,这个奇特的魔法物品可以将死者的灵魂纳入其中做保存。

黑鸦战团擅长的战场不在突袭,因此死亡骑士们只有库洛塔斯大领主会跟着远征军冲击燃烧王座,剩下的死亡骑士们都会留在后方与恶魔们进行大规模的战争。

这种情况下,艾萨拉女皇亲自制作的灵魂之匣就很有用了。

凡人勇士们在准备,英灵殿内部的泰坦守护者们也在准备,尤其是最后一批传送过来疯疯癫癫的米米尔隆,这会正在尝试着将奥丁的思维核心重新激活。

在进行最后的泰坦之魂拯救战的战场中,有奥丁参与其中绝对会大大加强他们的战斗力。

“托里姆,你在干嘛?”

莱登巡视着装着英灵战士们雷铸之躯的圣武库,却在这里发现了风暴守护者托里姆,他发现托里姆正在写一些东西。

便好奇之下问了句。

风暴守护者仰起头,对莱登说:

“我在写遗书...别笑啊,莱登大人,我并不犯傻了要学凡人们留下自己最后想说的东西,你知道,守护者们之间亲如兄弟,我们没什么不能说的。

我只是想要在我的守护者生涯结束之前,把我的歉意留在奥杜尔的厅堂之中。”

“嗯?这是什么意思?”

莱登诧异的问到:

“什么叫你的守护者生涯结束?”

“呃,是这样的。”

托里姆挠了挠头,他说:

“如果这一战之后我还能活下来,我想卸去守护者的重担,并不是我要逃避,而是因为过去那些事,那些错误...

虽然大家原谅了我,但我知道神话时代的结束和我鲁莽发起的战争脱不开关系,我做了错事就得得到惩罚。

我已经和布莱克阁下说好了。

如果我们能回去艾泽拉斯,我会接受他施加的血肉诅咒成为一名凡人。

我会继续保卫我们的世界,我会深入那些凡尘的文明与王国中,直到我理解那些生命的本质,直到我依靠自己的追寻重新成为风暴守护者为止。

就像是芬娜·金剑以凡人之躯赢得‘勇气之王’的名号,我也要进行同样的挑战。

您会支持我的决定吗?莱登大人。”

“我为什么要反对呢?”

莱登摇了摇头,他看着周围放满的那些雷铸之躯,低声说:

“事实证明了泰坦守护者并没有能履行泰坦赋予我们的使命,或许守护者体系的败亡不是一件坏事,神话时代既然结束了就别把它再从垃圾堆里捡回来。

你的做法给我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思路,或许纯净圣母也会愿意和我一起尝试一下身为凡人的生活。

我们或许还会有一个孩子呢...呵呵,想想还真是奇特的体验。

不过,我们得先活下来。”

莱登拍了拍托里姆的肩膀,说:

“准备好你的武器,为我们的造物主进行最后一次神圣的服务吧。”

---

“就这里了!”

安托兰废土的群山之中,被从地心涌出的邪能岩浆彻底包裹的恶魔宫殿之外在满地的尸体中,布莱克拄着萨拉迈尼战剑,对周围的无冕者和恶魔猎手吩咐到:

“去四周警戒,在传送完成前不许任何恶魔靠近这里。喂,伊利丹,别摆姿势了,快下来,准备召唤泽尼达尔号和英灵殿。

没听到震天的喊杀声吗?希望港那边出兵了。”

“你就不怕我下去把你砍死?”

伊利丹没好气的吐槽了一句。

他拍打着更巨大的恶魔蝠翼从高空落下,手中的至高之刃活动了一下,只需要一次突袭就能把这利刃刺入该死的臭海盗的脖子里。

之前这混蛋未经他允许就代替他和玛法里奥还有泰兰德的摊牌可还被蛋哥记在心里呢。

但蛋哥最终没有砍出这一刀。

他只是维持着酷盖的姿态仔细检查着四周的动静,在他和布莱克身旁,几个机械侏儒刺客正和蓝月院长一起手脚麻利的搭建传送道标台。

布莱克选的这个地方真的非常好。

既靠近安托鲁斯王座的魔钢城墙,又因为邪能岩浆和周围丘陵山体的包裹而不容易被周遭巡逻的恶魔们发现,简直是老银币用来阴人的最好选择。

“维伦那边应该也开始了,消息传过来还需要一点时间,但基尔加丹肯定会上钩的,这一点我可以确信。”

布莱克叼着烟斗,丝毫没有其他战士们此时的警惕与严肃,似乎这突入燃烧王座的命运决战对于他而言不过是小菜一碟。

他摩挲着下巴,对伊利丹说:

“你在这里守着,我出去一下,一会就回来。”

“这时候还要出去?”

大狩魔者咧开一个深邃又黑暗的笑容,他意味深长的说:

“去见朋友?”

“嗯,朋友。”

海盗点了点头,一边隐于阴影,一边点头说:

“很重要的朋友呢,这一次的大事能不能成,就看它们愿不愿意帮忙了。”

话还没说完,布莱克就已经消失了。

在他离开之后,伊利丹蹲在一块尖石之上,他取出磨刀石一边为至高之刃打磨利刃,一边对身前提着刀轮在调整状态的玛维说:

“我猜,他去见那些‘朋友’,不只是为了抗魔联军的事业...你说呢?玛维。”

“你在暗示什么?伊利丹。”

典狱长女士冷声说:

“收起你那无聊的好奇心吧,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看来玛法里奥和泰兰德的接纳让你又变回了曾经那个让人喜欢不起来的多动症问题儿童。”

“你和他接触太多了,连说起话来都这么让人难受。”

伊利丹笑了几声。

他说:

“我觉得布莱克根本不在意这场突袭能否成功,就算我们全部死在这里,他也有他的计划来对抗恶魔的威胁。

他和我们一起行动的原因只是为了保证你不会随意送死。

说真的,如果你真的爱他,你现在就该老老实实的待在艾泽拉斯,你就这么希望他为你心碎吗?”

“我的命运在这里。”

玛维没有和伊利丹反驳什么。

她只是推了推自己的战盔,看着眼前燃烧的恶魔王座,她长出了一口气,轻声说:

“我必须来这里,不是我和其他姑娘一样那么任性,而是我必须来。伊利丹,你对我和布莱克之间的羁绊根本就不理解。

你也不可能理解。

用我家亲爱的的话来说,如果你能理解我们之间的相处模式,也不至于这么久了连个泰兰德都拿不下来。”

“我要结束这场对话了。”

伊利丹哼了一声,在至高之刃讥讽的笑声中,他木着脸说:

“一开始我就不该和你谈这些。”

另一边,就在布莱克选择的突击点不远处的恶魔堡垒里,海盗一脚踹翻了驻守于此的脑死亡的判魂魔,他大大咧咧的拉开那魔钢的椅子坐在上面。

在第三次烟气升腾时,他眼前的军团通讯器被激活,一个尖锐的声音从其中传出:

“这个时候接通联络?你要害死我吗?愚蠢的海盗!”

“抱歉打扰了你为军团兢兢业业的忠诚服务,我亲爱的巴纳扎尔阁下。”

海盗以一个非常不体面的浪荡姿态翘着腿搭在满是恶魔文件的桌子上,他拉长声音对通讯器另一头的恐惧魔王说:

“但我真的是有迫不得已的大事要通知你,你应该知道大帝这次赋予了我什么样的重任,我现在正式通知你,巴纳扎尔!

从现在开始,安托兰废土的所有恐惧魔王归我指挥!

你们数以十万年计算的潜伏生涯结束了,是时候将永恒者的威严展示在这片群星之中!

我命令你们,德纳修斯大帝的忠诚造物与暗影行者们,从幕布之下走出吧,向愚蠢的恶魔们宣扬无尽大帝的威名!

以德纳修斯大帝的名义,我命令你们将燃烧军团最可耻的一场失败作为礼物进献给黑暗泰坦萨格拉斯大人,以此作为你们向燃烧军团的‘辞呈’

是的,就从今日这场战争开始。

那些泰坦之魂,我要了!

但放心,属于大帝的那一份,我会亲手送去的。”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